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念念不忘11

破镜重圆~~

前文点我

11、

方明华来找孙翔的时候看到他淡淡的黑眼圈,再看看客厅茶几上的礼盒,心中了然,也就没多问什么。只是建议他要么敷个眼膜,要么补个觉。

孙翔仗着年轻根本不在乎这小小的黑眼圈,边吃早餐边道:“不用了,时间宝贵,今晚睡个好觉明天就消了。”

方明华在他身边坐下,把手中纸袋放在桌上:“我拿了三个剧本过来,都是明年上半年拍,你看看喜欢哪个。”

孙翔看着厚厚的几个本,随手翻了下:“都是电视剧?”

方明华点头,他知道孙翔有更大的目标,解释道:“先拍好电视剧再进军大银幕。”

“好啊。”孙翔对公司这样的安排毫无异议,之前抽空看了自己的荧屏处女作《寻城》,知道那角色之所以能吸粉完全靠角色本身魅力以及自己的颜值,要说演技,真不怎么的,当初他的表演毫无层次感,全凭感觉。周泽楷再怎么想捧他也不会在不能确定他演技的情况下直接让他主演电影去,颜值并不能作为票房的保证。周泽楷并不是昏君,作为决策者,自然要公司利益最大化,冒然把他送上大银幕被观众喷演技,于他个人和轮回都不好。

方明华给他把剧本拿出来:“早上就在家看剧本吧,下午去录音棚。我中午有约,就不陪你去录歌了。”

“嗯。”孙翔正吃着,方明华电话响起来。

两人坐得近,孙翔耳朵又尖,听到电话里江波涛说周泽楷生病了,叫方明华去看看,他在剧组走不开。

孙翔动作微顿,方明华看他一眼,走到窗边问:“怎么回事?着凉了吗?家庭医生来看了没。”

孙翔盯着他的后背竖起耳朵听,却什么也听不到。停顿了会,方明华又道:“行吧,我去看看。”

他转身急着想走,发现孙翔正盯着他,无奈地道:“小江打来的,听说小周发烧了,这人生病起来任性得很,我不放心,过去看看。”

孙翔蹙了蹙眉,没人比他更清楚周泽楷生病的时候有多难伺候,小孩子似的,和平时的体贴稳重截然不同,什么都得依着他,否则就生气。

方明华在玄关处换鞋,孙翔挣扎了几秒钟,站起来道:“我也有事要去问问他,跟你一块去吧。”

到底还是心软,怕周泽楷不听话,想跟去瞧瞧。

周泽楷的住处他不知道,但看昨晚好友圈里的那些图,应该是一栋别墅。

到了目的地,他才知道果然如他所想,是当年他们第一次面基时住的地方。

孙翔状似不经意地问:“这别墅本就是周家产业还是他后来买的?”

“老爷子在房价还没那么变态的时候买的,有十来年了吧。”方明华在别墅门口机上按了下通话键,“泽楷,你怎么样了,可以给我们开个门吗?”

果然被骗了,当年面基的时候周泽楷说回国度假,别墅是租住的!他完全不想给自己知道他的身份。

想到这里的孙翔又开始跟周泽楷赌气,来干嘛呢,一个对自己毫不坦诚的人,他病了关他什么事?

周泽楷拿起床头的Pad终端,在智能家居界面上轻轻点了下开门按钮,电子门锁嗒的一声开了。

这栋房子很大,还带泳池,谁这么有钱买这么大的别墅还需要拿去出租赚钱的?孙翔心想自己当初也是够笨的,竟然那么轻信了周泽楷。

周泽楷的卧室还是二楼那间,他们进去后见他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他看到孙翔也没表现得多开心,眼神反而有点幽怨。

孙翔看了眼他放在床头柜上的盒子,里面躺着一对钻石袖扣,小卡上署名是孙翔,便明白了他为什么这种反应。

这袖扣孙翔也有一对,只是钻石的颜色不同,孙翔是不可能送他“情侣袖扣”的,只有方明华会为哄他开心买这玩意给他。周泽楷收到的时候就想通了,孙翔人不来也就罢了,连礼物都不为他选。

“药吃了没?”听说私人医生已经来过了,药也在床头柜上,就是不知道他吃了没。

周泽楷轻声道:“没,没吃早饭。”

退烧药对胃刺激比较大,这位大爷胃不是很好。

方明华任劳任怨地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周泽楷用眼神示意他去吧,又看着孙翔。

孙翔撇了撇嘴,只听周泽楷说:“你没祝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生病的人最大,孙翔不跟他一般计较。

周泽楷盯着他的脸,不高兴地道:“说晚了。”

“……”孙翔真是要被他气笑了,还没追究他当年骗自己,倒是先被他埋怨了。“哦,那我收回好了。”

这下换周泽楷气闷了,孙翔远比当年要伶牙俐齿,不过他抿了抿嘴便很快调整好:“你能来,我很高兴。”

孙翔略带讽刺地笑道:“不来怎么知道周总你家别墅多豪华呢?”

他加重“你家”二字,让周泽楷原本因为发烧而泛红的脸更红,眨了眨眼没做声,就是盯着孙翔看,生怕他跑了似的。

过了一会,方明华端着一碗水煮面进来了。

周泽楷&孙翔:“……”

“不吃这个。”周泽楷郁闷地说。

方明华为难地道:“可我就会做这个啊。而且这个快。”

孙翔瞪了周泽楷一眼,端过碗:“吃就吃,不吃拉倒。别人那么忙,来伺候你你还这么挑。”

方明华心道幸亏带了孙翔来镇压周泽楷,否则自己肯定要被他折腾死。这个人平时温润平和好说话,生病的时候就是个超级大龟毛,大约是平时太中规中矩,像一辆行驶在两道白线中的车,所以在生病的时候就不那么老实地想行驶在白线之外。

一见孙翔给他吹了吹热气,周泽楷似乎满意了,还张开嘴示意孙翔喂到他嘴里。

方明华真是要被这俩人逗笑,一个趁机撒娇,一个已经被拿捏住了还故作不耐烦。

“自己吃。”孙翔示意他坐起来。

周泽楷无辜地道:“手没洗。”

孙翔白他:“没事,我也没洗手,还不一样?”

周泽楷坐起身接过碗筷,蹙着眉苦大仇深地吃了小半碗。

孙翔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又把热水递给他喝。

喝了水后,周泽楷又强调一次:“不好吃。”

方明华好气又好笑:“那就快退烧,中午吃顿好吃的。”

周泽楷立即打蛇随棍上:“翔翔做。”

孙翔盯着他几秒钟,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生病,怎么心思这么活络。“问你个问题,你能二十秒内回答出来就给你做。”

周泽楷马上点头。

“有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的人分两种,红眼睛和蓝眼睛,这两种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小孩在没生出来之前,没人知道他是什么颜色的眼睛,这个村子中间有一个谷场,是村民们聚集的地方,现在这个村子只有三个人,分住三处。

“在这个村子,有一个规定,就是如果一个人能知道自己眼睛的颜色并且在晚上自杀的话,他就会羽化升仙,这三个人不能够用语言告诉对方眼睛的颜色,也不能用任何方式提示对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而且也不能用镜子, 水等一切有反光的物质来看到自己眼睛的颜色,当然,他们不是瞎子,他们能看到对方的眼睛,但就是不能告诉他!他们只能用思想来思考,于是他们每天就一大早来到广场上,面对面的傻坐着,想自己眼睛的颜色,一天天过去了,一点进展也没有。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外地人,他到谷场上说了一句话,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他说,你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的眼睛是红色的。说完就走了。这三个人听了之后,又面对面的坐到晚上才回去睡觉,第二天,他们又来到谷场,又坐了一天。当天晚上,就有两个人成功的自杀了。第三天,当最后一个人来到谷场,看到那两个人没来,知道他们成功的自杀了,于是他也回去,当天晚上,也成功的自杀了。

“这三个人的眼睛分别是什么颜色?”

周泽楷想了想,马上答道:“不可能全蓝,只剩三种,两蓝一红、两红一蓝、三个红,如果两蓝一红当晚就有人自杀,两红一蓝的话才符合自杀时间,三个都红会到第三天晚上才会一起自杀。”

方明华赞道:“不愧是小周,这么快就答出来了。”

孙翔不以为然地笑了声:“你根本没发烧吧?这么绕人的数学题你十几秒钟就答出来了。”

周泽楷伸手拉住他的手,缓缓地贴在了自己脑门上。

好烫,孙翔狠狠皱了下眉,干着嗓子凶他:“这么高热,你TM竟然还敢拖着不吃药?!”

周泽楷笑了笑,似乎有点羞赧:“给我做饭?”

孙翔吼他:“快吃药!”



------------------------

翔翔问小周的题目是以前我同事问我的,\(^o^)/~

评论(47)
热度(219)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