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念念不忘10

破镜重圆~~

-----------------------------------

聚餐之后,孙翔再也没点开过轮回天团的微信群,每天看见消息数量提示,知道这几人时不时会聊几句,他也有些好奇,二十几岁的单身青年,正是和朋友一起疯的年纪,但他内心深处的坚定克制住了这种好奇。

他和周泽楷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对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不该多看一眼。他应该退出这个群避免尴尬,只是不想为一个人拂了一群朋友的面子。

以前他总被粉丝吐槽情商低,现在倒是有点学会做人了。只要不是真的特别笨的人,情商就不会一成不变,岁月会赋予人智慧,多吃几次亏,总能变聪明。

周泽楷上次似乎被打击到了,之后的两个月都没再出现在他生活中。大家都忙,真正能聚的时候也不多,总算避免了碰面的尴尬。

十一月初,孙翔收到周泽楷生日请柬时还没反应过来是谁的,拆开一看表情就有点微妙。

递请柬给他的方明华咳了声,委婉地道:“不想去的话礼物我可以帮你带去。”

孙翔掏出钱夹:“那也麻烦你帮我买下吧,卡给你,密码你知道的。”

“……价位?类别?”方明华顿时头大。

孙翔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卡道:“随便,你想买什么就什么吧,六位数就行。”

方明华接过这块烫手山芋:“真大方。”

孙翔唇角微弯,似笑非笑似嘲非嘲:“比不上周总一掷千金。”

方明华轻轻叹了口气:“一掷千金看对谁。我跟你说,他有五年没过生日了。”

孙翔看着他略显冷淡地问:“和我有什么关系?”

“提起他,你就是个刺猬。”

孙翔轻轻哼了声,戴上耳机。

方明华把他耳机摘下来道:“你生日还有一个月,想怎么过?粉丝们想见见你,要不搞个见面会?”

孙翔轻柔地笑了笑:“新作品出来再见吧。”

“可她们想你啊。”什么活动都没有,粉丝肯定不满意,又要怀疑轮回亏待孙翔或者他这个经纪人不上心之类的。有时候,粉丝比偶像本人对这些事还敏感,因为知道得少,猜测起来更是脑洞大开,让人哭笑不得。

孙翔用五指极有节奏感地敲了下桌面,思忖道:“那就YY聊聊天?也省得有人从外地跑来花钱又耗时间。而且来不了的人都可以上网,照顾到所有人了。”

方明华点点头,周到地给他把耳机戴好。听说七年的时间能让一个人蜕变成截然不同的样子,似乎五年也可以。也许蜕变不是看时间长短,只是看你所经历的事情是不是能让你急速成长。

 

后来方明华买了什么孙翔没过问,短信银行提醒他在11月22日下午两点刷了十多万,他知道方明华肯定认真选了一款符合周泽楷身份的礼物。

他虽没去宴会现场,但拜某几个微信好友所赐,还是看到了不少现场情况,老几位今晚每条好友圈都是九宫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老板生日过得多隆重。听说二十八岁的感觉和二十九不一样,二十九和三十又截然不同,今天起周泽楷就二十九岁了,最后一个二字头生日,确实应该盛大一点。

孙翔退出微信去洗澡,吹完头发准备睡觉。最近天气挺冷,他睡得也早了。刚上床听到敲门声,很纳闷是谁这么晚了来他家找他,这是高档公寓,安保十分严格,谁能这么晚了在没经过户主同意的情况下上来?难道是邻居?

开门一看是江波涛,不由惊讶地把他迎进门。

“这么晚了,保安又没打我电话,是怎么让你上来的?”说完拍拍脑袋,“哦,我忘记你上次来过,他知道你是我朋友。”

“对啊。”江波涛举起手上一个精致的礼盒,“你没去,我把你的给带来了。”

 “怎么麻烦你跑一趟,叫方哥改天给我就好啊。”孙翔把礼盒放在茶几上,去厨房给江波涛倒杯热水。

江波涛笑道:“正好路过,礼盒里有款非常美味的蛋糕,趁着新鲜吃比较好。”

孙翔撇撇嘴:“去的大多数是需要保持身材的人,他有意馋大家的吧?”

江波涛用手不断摩挲杯子边缘,缓缓地道:“怎么会,就是想分享他觉得很不错的东西吧。宴会是挺隆重的,但他今晚一直不开心。”

孙翔没说话,只是抬了抬眼皮,他就知道这人不会是送礼盒这么简单。周泽楷就是有这样的魅力,想说的话不需要自己亲自开口,自然会有人替他说。

果然,江波涛见孙翔披上外衣,继续道:“钟家有轮回8%的股份,我们家和方家各有2%,他的堂弟有3%,他的父母有20%,留给了他,加起来也才35%,一年多之前,为了得到轮回,他变卖了父母留下的所有遗产,亲自操盘,用六亿美金洗劫流通盘,连续好几个涨停板,非常壮观。”

“他疯了吗?”六亿美金货真价实地流出去,如果收不到足够的股份,等于前功尽弃。

江波涛耸耸肩:“某个人快要毕业回来了,这是他急于保护某人的心情。”

孙翔心中一惊,眼皮跳了下,尽量用风淡云轻的口气道:“大手笔,他玩得起。反正周氏的一切将来都是他的。我记得上次你们说他叔叔不是他爷爷亲生儿子,是侄子过继过来的。”

“是啊,他爸爸小时候生了场病,失聪了,所以老爷子选了个资质很好的侄子过继。”

他知道周泽楷的爸爸是画家,妈妈是钢琴演奏家,但他不知道原来他爸爸听不到。难怪周泽楷懂手语,且不爱说话,因为他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寂静的环境中,习惯了寡言。

十五岁在网游里相识,十七岁成立组合,相处那么久,他的事有那么多是他不知道的,到底是他不够关心周泽楷,还是周泽楷对他保留了太多?

见孙翔沉默不语,江波涛拍拍他肩膀:“我告诉你这些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他没你想得那么绝情,你恨他会让他难过。”

孙翔偏过脸看着江波涛,认真地问:“你喜欢他?”

江波涛差点一口水喷出来,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我们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我喜欢他能把他留给你?”

孙翔抿了抿嘴:“那可未必,感情不是看认识的时间长短,有人一见钟情,也有人一辈子来不了电。”

江波涛知道谈成这样就说明孙翔不想由周泽楷身边的任何人来做说客,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方明华没有把以前的事告诉他,这个人根本不想听原因,他只看结果。结果是周泽楷踹了他,背叛了他,到底是什么原因根本不重要,他是被舍弃的那一个,周泽楷选择了比他更重要的东西。

这次孙翔回来确实变了不少,但他的固执和骄傲没有变。

江波涛看着这张俊脸,默默计算他们破镜重圆的可能性。孙翔对他笑了笑:“水哥,你不困吗?白天拍戏累了吧?早点回去睡觉?”

“你也早点睡。”江波涛起身告辞。

孙翔等他离开后拆开礼盒,里面东西不少,其中一个透明的小盒子里盛着块小蛋糕,他用小勺子挖了一块放进嘴里,甜而不腻,口感极好。他不忌嘴的,见这么好吃就吃完了,大不了明天早上多运动一会。

刷了牙想睡觉,脑子里却涌上许多纷杂的信息,每个人透露的关于那个人的只言片语组合起来,形成了一张网,把本来已经挣扎出深渊的他又要拖回去。

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他为了梦想而回来,也许将来他可以站在乐坛巅峰,但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内心却再难平静,但凡旁人提一次周泽楷,他的心湖就波澜起伏。

好不容易睡着,今晚这个寿星又强行闯入他梦中,拥抱着他激情地接吻。他口中有淡淡的烟草味,并不让孙翔讨厌。他用手贴在孙翔心口,感受他的心跳,在他耳边低哑地说我很想你,孙翔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用腿环在他腰上,紧紧地缠住他,让他靠近自己,进入自己。

早上闹钟响起的时候,孙翔睁开眼,察觉到自己的裆部一片湿腻,他已经很久没做这种梦了,生活充实而忙碌,感情和性一起被丢到最不起眼的角落去封存,以至于他忽略了自己年轻的身体也是有渴求的。


评论(28)
热度(211)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