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王不见王14

前文链接

第十四章

另外两个采访都只有十几分钟,为了节省时间,约在了同一家酒店。完了之后他叫了车,去某人短信上发给他的地址。

算算听说他去那,奇道:“你不是说要回家拿东西吗?去郊区别墅干嘛?”

“现在的公寓塞满了粉丝送的礼物和信件,太拥挤了,我打算回来之后就搬家,今天先去看看别墅晾了三年怎么样了,去开窗通风。”幸好孙翔也在那带买了一套独栋别墅,只是装好三年还没去住过。

“我去就好啦,你回公寓休息吧,明天还要坐飞机。”

“门口机需要我的指纹才能打开。”

“好吧,其实这事不用急啊。”

“我就是急性子,想到的事就要做。”

算算知道劝不住他:“你去吧,今晚早点睡啊,宣传期真是累死人。”

赶到时已经七点半,原来他和周泽楷是邻居,周泽楷家是11栋,他是12栋,一前一后。

饭菜都准备好了,他甚至还拿了银烛台出来,准备点蜡烛。

“……这个烛台是讨好哪位美人买的呀?”孙翔觉得他浪漫过头了,又没说要和他处对象,吃什么烛光晚餐啊。

周泽楷笑道:“第一次用。”

孙翔心中一喜,挥挥手:“别点啦,我饿死了,先吃饭。”

但周泽楷这个幼稚鬼,竟然还拍了张照片发微博去。孙翔夸张地张大嘴巴:“这都要秀啊?楷皇注意您高大上的形象啊。”

“不,我很居家的。”周泽楷往他碗里夹菜。

孙翔被他逗笑了。尝了他做的菜,真的非常不错,心中认同了他的话。

饭吃到一半,周泽楷突然道:“你欠我一顿。”

孙翔一愣:“啊?”

“你在剧组时说的。”周泽楷提醒他。

“等我宣传期结束。”孙翔想起来了,是他发情期周泽楷送果篮去时他说的客气话。“我做饭也很好吃的。”

周泽楷笑道:“下次你做。”

孙翔答应后又补了句:“可便宜你了,只有我两个爸爸吃过我做的饭。”

周泽楷也表示只有我爸妈和你吃过我做的。孙翔心想,原来我是特别的吗?不过他之于我也是特别的,我只愿意花时间做饭给他吃。

因为这两句话,氛围变得暧昧起来,两人对视的目光也渐渐灼热,无色无味的空气因着他们内心的化学反应而泛着粉粉的甜意。孙翔心里有一股难明的欣喜,又小鹿乱撞似的砰砰乱跳。大体缺乏恋爱经验的男孩都这样,又或者周泽楷实在太厉害了,就那么简单地微笑着看他,什么都不说,就已经诠释出内心所想,表白似乎都可以省去了。他们已经相爱,所以眼波里才会情人间的亲昵、温柔、喜悦、期盼。

孙翔嗓子有点干渴般的发紧,血液里似乎有多一些温暖而充满生机的东西在潺潺流动,想说点什么,但他知道什么都不必说了,他懂周泽楷的心思,而周泽楷也懂他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和人之间可以有这样的默契,一个眼神便能直达对方心底。

如果不是他们还在吃饭,他会上前拥抱这个英俊强大的男人,凑在他脖子上嗅他信息素的味道。他知道周泽楷的信息素是果酒味,果香伴着酒香,让人迷醉,但他一直很注意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不给周围的Omega造成困扰。

“如果我们楷皇不加克制地释放信息素,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Omega都会发情。”他的助理曾经跟算算这么说过,算算又传播给他。

他想做的事后来周泽楷对他做了,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冰激凌的时候,周泽楷很自然地朝他腺体上嗅了嗅:“大橙子。”

孙翔在剧组时每天都喷遮掩信息素的喷雾,唯一一次闻到他的味道是知道他用针剂去探望他的那次,那时起他孙翔给他的印象又多了八个字——清甜爽口,娇嫩多汁。

“那你是美味佳酿。”孙翔用自己的冰激凌碰碰他的,看着冰激凌想到一个好槽点,也不管是不是破坏气氛,比了个相当中二的姿势,“那么大的圆筒,我吃定你了!”

“哦——”周泽楷扶额,六七年前拍的广告了,真正的黑历史,搞得他都不想吃甜筒了,把自己这只也塞给他,“怎么这么淘气!”

孙翔手上两只甜筒,觉得自己还可以模仿得更像一点,所以又来了一次。

这回周泽楷已经有心理防备,拿出手机开了摄像模式:“再来一次。”

“不了,玩够了。”孙翔一看他要录,赶紧收起神经病的一面。“你家甜筒太大了,我吃不完两个,你自己吃吧。”

周泽楷就着他的手又舔了一口:“不吃了,扔掉吧。”

“浪费。”嘴上这么说,却把两只都给周泽楷,让他拿去丢。

周泽楷不经意地道:“下回可以合吃一支。”

这话像一种交往暗示,亲昵得过分,痒痒地挠着人心。孙翔脸上立即飘上一层薄红,周泽楷转过身,目光如磁石附铁定在他酥红的脸上,人也仿佛受到强烈引力似的附身过去,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用唇贴住他柔润的唇。

来这里时孙翔想过今晚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他想的是接受告白,然后有个告白Kiss,但他们显然把第一步给省了。

见孙翔有点发愣,但并没有拒绝,周泽楷满足地笑了一声,舌头探进他唇瓣里,抵着牙床、舌根肆无忌惮地攻城略地,手也不客气地抚摸孙翔后背,来到腰间,伸到他衣服里去和他光滑的肌肤亲密接触。

孙翔的意志猛烈摇摆,他所能接受的尺度显然和周泽楷所想要的不一样,这太快了。

“你以前也随便吻别人吗?”他推开周泽楷一点,得以呼吸新鲜空气和开口说话。

周泽楷沙哑低沉地道:“你不是别人。”

孙翔极力守住底线:“可这太快了,我们不能这样。”

周泽楷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自觉地拉大距离,收回手依依不舍地道:“那我送你回去。”

他热热的气息喷在孙翔脸上,果酒味的信息素即便很收敛也还是迷烟般地传递到对方的鼻息中,让人醺醺然地渴望什么。

“就再亲一下。”孙翔的心防有片刻的松懈,这次他主动抱住周泽楷的脖子,献上嘴唇。

这举动无疑击垮了周泽楷的所有自制,他啃着主动献上的柔软唇瓣,强悍而纵溺地深吻,手有自主意识似地在他腰间和臀部游移。他肖想过这具年轻美好的身体,甚至还做过几次春梦。他渴望这双包裹在牛仔裤内的修长双腿紧紧环住他的腰,渴望揉捏他饱满结实的屁股,不,确切地说是撞击。更渴望那双像星辰一样明亮的眼睛因为自己带给他至上的快乐而水雾氤氲。

孙翔在他怀里轻颤,为什么他洗澡时摸着毫无感觉的地方被周泽楷一碰就全是敏感点?随着周泽楷信息素浓度的上升,孙翔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前面已经硬挺,而后面,就像发情期到来似的湿润起来。

两人的身体像蔓藤一样纠缠在一起,周泽楷见孙翔的双腿缠在自己腰间,知道他不想走了,边吻边道:“去床上。”

就着孙翔攀在他身上的姿势托起他腰臀,强健的Alpha凌空把他抱着,继续以这种拥吻的状态走向卧房。

----------------------------------

我的破车抛锚了~~~

这篇会出个本本,因为阿哉女神很久没给我画封面了,所以我特别想念她的图。封面图过几天就能给大家看了,很漂亮。

评论(41)
热度(486)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