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小山猫要做山大王 01(周翔)

有人说很久没看到我了,让她看一下~~

古文,主周翔,有少量双花。翔翔目前是山猫精,与靴猫太太的荣耀岛paro的设定一样,太太说她不介意这点,(^o^)/~

比较无趣的故事,建议别看。

1、

孙翔危坐山头,一双灵动的眼朝山下看去,轮回群山延绵起伏,时值夏日,入目所及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听爷爷说,此地钟灵毓秀,群山上飞禽走兽加上草木之精,足有六万之多。他们来这里已经有五个多月,它也住习惯了,打算在这里安身立命,所以它今天立下了一个伟大的志向——它要成为这群山上的大王!

虽然它才半岁,爷爷说它还是只幼猫,但说它奶奶天赋异禀,修行速度比一般精怪快上数倍,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神猫,将来成精成妖雄霸一方绝不是问题。

幻想着自己将来成为万妖之王、无数拍马屁的精怪向他进贡美食的情形,它摇了摇短小的尾巴,自以为威风凛凛霸气侧漏地哈哈大笑,惊飞了本来落在它头顶的一只云雀。

“小肥猫又犯蠢了。”云雀飞离它数丈远之后嘀咕。

孙翔目明耳聪自然听到了,不屑地哼了声:“燕雀安知山猫之志哉?!”

话音刚落屁股上就被踹了一脚,小小的身体滚了几滚撞在一棵树上。

“你干嘛踢我孙子?”一个悦耳的声音略略带怒。

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傲慢地道:“不踢它它会做白日梦。”

“翔儿,给我看看踢伤没?”之前那个声音说。

孙翔一个飞扑纵到张佳乐怀里,精神十足地道:“没有,爷爷踢得不痛。”

它还是只小幼猫,孙哲平也不敢下重脚,但张佳乐还是摸了摸它被踢的地方,夸了它两句:“我家翔儿就是健壮,一点不娇气。”

孙翔倍受鼓舞地挺直脊梁,亮晶晶的眸子盯着张佳乐,还是奶奶懂他的好!

“慈奶多败孙!”孙哲平摇头,揪孙翔的小尖耳,“什么时辰了,还不去觅食?我们可不会把食物送到你嘴边。”

“是!”孙翔从张佳乐怀里跳下来,像道闪电一样窜出去。它所过之处,小型走兽纷纷逃窜,生怕成了他爪下之食。

“嘿,你们跑不过我的。”孙翔用它引以为傲的速度捉弄了小动物们半天,终于选了一只灰兔为目标,三两下就把它按在爪下。

这灰兔只是只普通的兔子,被抓住后心惊胆战地看着孙翔,瑟瑟发抖。

“咦,你肚子有点大,里头有小宝宝吗?”孙翔并没急着吃它的猎物,它还不是很饿,所以悠哉地打量了兔子一眼。

母兔用兽语结结巴巴地对孙翔道:“是的,求、求求你……”

“哦,那我不吃你了。”孙翔都没耐心把话听完就松开爪子,兴冲冲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也许它享受的不是捕食的乐趣,而是风驰电挚的快感。

小山猫像一道黄色闪电一样在山林里自由驰骋,直到一声吃痛的尖叫响彻云霄,惊起头顶一群飞鸟。

“奶奶滴!!!”小山猫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左前爪传来的剧痛让它爆出了唯一一句刚学会的粗口。它试着朝前走,但夹在它爪子上的沉重铁夹立即让它爪上传来剧痛。它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东西,不知道要怎样把它从自己爪上弄下来,又痛又急,无助地要快哭出来。

“咦,小肥猫受伤了啊?在这等着,我去通知孙先生和百花使。”之前那只云雀在空中看见孙翔受伤了,便飞过来落在它脚边。这云雀尚未成精,但最近得张佳乐指点,修为精进不少,对他家孩子也是颇为照顾。

“嗯,快去!”孙翔这会也不嫌弃人家叫它小肥猫了,爪子上的疼痛让它暂时收敛了骄狂自大。爷爷说得对,它还不够强,不然怎么连人类设下的陷阱都能把它制服呢?可恶,这些狡猾的人类,等孙翔大爷成为山大王一定叫你们好看!

不过话说回来,轮回群山什么时候轮到人类来撒野了?!也不知道现任山大王是干什么吃的,废物!

“哈哈,我就说不制止这些猎人,山上众生会对你心生怨愤吧?”孙翔听到脚步声,连忙转过头,看到一个俊秀的灰衣人对身边的白衣人笑着调侃。

孙翔用没受伤的爪子揉了揉眼睛,再抬头,发现竟然不是自己的幻觉。白衣人长着一张好看到他无法形容的脸,爷爷总说奶奶好看,因为奶奶是天上的神仙,它以为没人能比神仙好看了,却没想到它错了。和风煦日之下,它竟然觉得所有的光都集中在了那人脸上,以至于它根本没法移开眼,只能呆呆地瞧着他。

灰衣人走到它身边,把它脚上的捕兽夹掰开丢掉,拍拍它脑袋:“都是周大王的错,委屈你了。”

“哼!你们是谁?”回过神的山猫神童孙翔警惕地盯着这两人,普通猎户绝不会这么好心,也不会穿得像他们这么体面精致,更不会有他们这样高雅出尘的气质。

“咦,这么小的山猫竟然会说人话了,了不得啊!”灰衣人惊讶地看向白衣人,这座山确实集天地之灵气,便于修行,所以精怪辈出,但再出众的精怪,不修行百年,也不可能会说人话啊,这小家伙看起来还不到半岁!真是奇也怪哉!

白衣人弯下腰把受伤的小山猫抱起来,和声道:“带回去上药。”

“你们是谁?不说休想带我走!”小山猫张牙舞爪地反抗起来,把爪子上的血糊到白衣人那身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衣服上。

灰衣人施了个定身法把小山猫定住,才不疾不徐地道:“我是江波涛,这座山上修炼千年的狼精,他是周泽楷,我们轮回群山的王,带你回去是帮你治伤,不用怕。”

“我才不是怕!”身体动弹不得,嘴巴还是能逞强的。

周泽楷笑了笑,揉揉它脑袋,对江波涛点点头,孙翔只觉得眼前一花,再一定睛,周围景物已经完全不同。

“这是穿云峰,我们的狼窝。”江波涛向孙翔解释,这么快回来可是为了给孙翔上药包扎。

说是狼窝,其实和它之前住的地方区别不大。他们都修炼成精了,哪里还会打洞为居,住所不说亭台楼阁,至少也是有房有院的。

周泽楷的房间在最边上,他把孙翔抱进房,先是给它把伤处清洗干净,然后拿出一只药箱,取了个小瓶子出来,撒了点药粉在伤口处,又扯了一块纱布给它包扎好。

“为什么会有猎户上山伤害我们?”孙翔很大爷地跳到桌子上坐着质问轮回的山大王。

周泽楷好脾气地道:“靠山吃山。”

“那我们就活该被吃吗?”孙翔龇牙,“你是山大王,你有责任保护山上的六万生灵。”

这小东西说得倒是头头是道,周泽楷看了它一会,偏头一笑:“我会努力。”

孙翔漂亮的猫眼上下审视他,周泽楷竟然有些局促地摸了摸后脑,小山猫哈哈大笑:“我真纳闷你是怎么当上山大王的,本神猫看几眼你就不好意思了。”

“当然是凭本事啊!”江波涛领着几个年轻人走进来,对最年长的那位道,“明华兄,给这小肥猫瞧瞧脚伤。顺便看看这么点大的小东西怎么会说人话的。”

孙翔不屑地瞥了几人一眼,哼道:“凡夫俗子!没见过神童吗?!”

“哟,还很自大嘛!”江波涛伸手要揪它的尖耳朵,孙翔飞快地一闪,跳到周泽楷怀里,被周泽楷一把抱住。

方明华看着小山猫笑道:“脚伤小周处理好了,普通捕兽夹伤的,不会有大碍,看它动作这么灵活就知道只是皮肉伤,这几天每天换药就行,不必看了。至于怎么一只小山猫儿会说话,大概需要问问百花使和孙前辈吧。”

孙翔自豪地仰起头:“呵呵,你们倒是听过我爷爷奶奶的大名。”

几人面面相觑,这座山上,谁会不知道孙哲平和张佳乐呢?十年一次的万妖大会上,孙哲平可是被点名表扬过的妖界楷模啊!毕竟不是每个妖精都能神通广大地泡到神仙并且把他拐下界的,何况对方和他一样同是男人。当时老狐狸摆着九尾叼着烟杆,对数万与会的妖精大肆宣扬此事,一派壮哉我大妖族的气场,此事传到天界,天界和妖界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其中一个心直口快地道:“可孙前辈再神通广大,也不能让百花使给他生儿子吧?所以他们到底哪来的孙子?”

他身边的青年拍他后脑勺:“小明就是太耿直,孙前辈是成精数千年的山猫,这世上哪个小山猫喊他一声爷爷他担不起?”

小山猫对他们一群人翻白眼,心道自己明明就是爷爷奶奶亲孙子,没看他和爷爷长得一样吗?都是一身橘黄色的皮毛,火一样热烈耀眼。

“来了。”有高人驾临,周泽楷忽生感应,礼貌地朝外走,打算去迎接。

孙哲平和张佳乐刚落地,周泽楷正好抱着小山猫出门,对二人点点头表示问好。

张佳乐见小山猫前抓受伤,心疼地道:“你这孩子就是莽撞,捕食就不能小心点吗?幸好小周救了你。”言罢对周泽楷抱拳为谢。

孙翔略委屈地嘀咕:“我哪知道山上会有捕兽夹?”

“孙前辈好,百花使大人,久仰久仰。”江波涛等人也出来对二人行礼。

“诸位好。”张佳乐还礼,朝孙哲平使了个颜色,老山猫对晚辈们点点头。

江波涛不管孙哲平的冷淡态度,热络地笑道:“前辈,您家孩子似乎还不到半岁吧?这修为委实惊人,不愧出生名门啊。”

“它吸了我几滴血。”张佳乐从周泽楷怀里抱过小山猫,解释道,“那时候它还太小,需要母乳,可我们找不到,我把手指放在他嘴里给它嘬,它饿极了咬破了我手指。”

“哦。”众狼恍然大悟,尾音拖得老长,都笑着打量“小神猫”,有神血加持,早早启智开口就不奇怪了。

小山猫炸毛了:“我就算没喝奶奶的血也是尔等不可比拟的。”

“哦。”这次大家的语调更戏谑了。

张佳乐笑道:“看来这一会你就和他们混熟了嘛。”

“很可爱。”周泽楷斯文地笑了笑,语调柔软,尽管可爱不适合一只有伟大志向的公猫,但孙翔依旧觉得一阵春风吹进心底似地舒服。

“难得小周开口夸人,看来你们很投缘。”张佳乐眼睛一眨便是个主意,“既然如此,我想拜托你帮我照顾这孩子半个月。”

“什么?奶奶你们不要我了?!”不等众人疑虑发问,小山猫先闹起来了,“我不要在这,我要跟你们回去。”

看它激动焦躁的样子,张佳乐柔声安抚道:“不是不要你,是我们最近有点事,不方便照顾你,半个月后一定会来接你的。”

周泽楷话虽不多,人却通透,和张佳乐有旧交,这个面子自然是会卖的,从他怀里抱回小山猫,仗义地应承下来:“交给我,放心吧。”

突然要和自己养了几个月的小东西分别,孙哲平心中也有一丝不舍,但他表达不舍的方式颇为冷淡,对周泽楷道:“它不听话就揍屁股揪耳朵。”

“!”孙翔用爪子捂住耳朵,这是亲爷爷吗?!也许它真的是捡来的!

“不会,翔儿平时很乖,就是偶尔淘气,小周你多担待点。”张佳乐把小山猫安排妥当,终于放下了一桩心事,有对孙翔道,“你小周哥哥脾气很好,法术之强在三界之内屈指可数,修行中有什么不懂的多请教他。”

周泽楷就不懂了,怎么他和张佳乐平辈论交,他的孙子却是叫自己哥哥呢?

他这点心思江波涛一眼就瞄出来了,拍了拍他肩膀:“你看着年轻。”

这不是理由,周泽楷抿了抿嘴,孙哲平道:“难道你也想小肥猫叫你爷爷?”

小肥猫头一昂:“我才不!就叫哥哥!”

一只小山猫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实在惹人发笑,即便张佳乐最近心情日益沉重也不由被斗乐了:“那你和哥哥好好处着,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哦。”孙翔看了爷爷奶奶一眼,“你们不准骗我,日子到了一定来接我。”

“爷爷奶奶怎么会对你食言?”孙哲平敲了它一下。

于是孙翔就由周泽楷抱着,依依不舍地目送它唯二的两个亲人离去。

它从睁开眼睛认识这世界起就没见过父母,从它记事起就是他们在照顾它,它从来没想过会和他们分开。它不大敢问他们要去办什么事,就像它从来不敢问为什么它没有父母一样。

----------------------------------------

来猜猜看小周是什么。

评论(32)
热度(147)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