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野梦成真03

01-02

3、

周泽楷和孙翔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们有一种亲昵的竞争关系,都不想输给对方,就算不同校了也一样。每次月考都把自己的试卷发给对方做,然后比一比是谁赢。一学年下来互有胜负,学习成绩依旧是不相上下。

两家家长见他们整天腻腻歪歪的视频聊天,隔半个月就到对方的城市见一面也不影响成绩,也就不管他们了。孙妈妈依旧不准他们同床共枕,在孙家周泽楷不敢耍花招,在自家就大胆多了,每次孙翔来他家住,周泽楷都会等大人们睡了之后悄悄潜入客房跟孙翔一起睡,当然,只是字面意义的睡,他当然是想做点什么的,但孙翔坐高铁回S市,仿佛累得不得了,十一点已经睡得跟死猪一样,周泽楷搂着他小腰亲他他都不知道。

很久之后,某天早上吃早饭时深谋远虑的周妈妈提醒儿子:“现在太放纵,伤了根本,以后会影响我抱孙子的。”

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现在撸多了精子质量会下降,以后影响生育。

周泽楷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挠着头问:“妈妈说什么?”

周爸爸拍着儿子肩膀,很是赞赏:“小伙子,装得一脸好傻,不过你也就骗骗翔翔吧。”

周泽楷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一口气喝了半杯,添了下上唇的奶印,问:“哪有骗他?”

本来高一下学期,孙翔的身高还比他矮两公分,高二上学期时他们已经一样高了,今年暑假时那家伙还在蹿个子,高三时已经比他高四公分。周泽楷不甘心,他还有两个多月才满十八周岁,也许还可以再长一长,争取缩小海拔差。可惜这几个月天天牛奶骨头汤,效果却甚微。

周妈妈很理解地说:“翔翔可爱有趣啊,所以儿子喜欢逗他。”

周泽楷仰起下巴把剩下的半杯奶喝完,拿起书包对父母挥挥手。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给孙翔发微信语音:“早安,我出门了。”

周爸爸周妈妈相视一笑,热恋中的少年啊!

这周末轮到孙翔回S市看周泽楷,所以周泽楷到下午就开始蠢蠢欲动盼着放学了。放了学直接去车站等孙翔,两人在外面吃了饭一起坐地铁回家。

周妈妈怕孩子们在外面吃得不好,做了银耳莲子汤给他们当夜宵,结果他们进门时,孙翔气呼呼的,周泽楷一脸无奈地跟他进客房,只怕这莲子汤是没人吃了。

等了好一会,见儿子从客房出来,周妈妈招招手,关切地问:“翔翔怎么了?”

“没事了。”周泽楷苦笑了下,不知道哪个缺德鬼在他笔记本里放了封表白信,偏巧吃饭的时候孙翔翻了那本本子,好死不死地看了表白信,醋坛子一下就打翻了,饭才吃到一半就丢了筷子不吃了,周泽楷跟后面追,还被人当吃霸王餐给拦下来,批评了一顿。哄了一路,孙翔才肯跟他回来。

周妈妈还没见过他们吵架,不放心地叹口气:“翔翔比你小,你让着他点。”

“那肯定的。”周泽楷点头,“有吃的吗?我们没吃饱。”

周妈妈立即舀了两碗银耳莲子汤端到客房给他们吃。

孙翔见到周妈妈,倒是克制住了脾气,笑眯眯地叫了声丈母娘,惹来周妈妈对他发型的残忍蹂躏,把他一头精神的短发揉成了鸟窝。

等周妈妈出去,孙翔对周泽楷撇嘴,淡淡地道:“你妈这是为你出气呢?”

“哪里,我理亏。”周泽楷好脾气地对他笑着,又端起他的碗,用勺子舀了去芯的莲子喂他,“吃点,别饿着。”

他这么伏低做小,孙翔也不好再板着脸了,何况是别人塞的告白信,又不是他写给别人,一个男生因为自身诸多优点吸引别人来追求,又怎么是他的错呢?自己这气生的也不是很有道理。

喂了几口,两人相视一笑,自觉他们就像一对肉麻兮兮的老夫老妻。

孙翔见周泽楷看着自己的眼睛亮晶晶的,心中一动,傲娇地说:“我还是要罚你的。”

周泽楷诚恳地接受:“死罪可免,活罪肉偿?”

孙翔脸一红,不甘落后地咋呼起来:“天啦,你还是我腼腆的小娇妻吗?怎么我不在你身边,你越来越浪?从实招来,是不是想我想狠了?”

“嗯!”周泽楷沉重地一点头,今晚这合作算是商量好了。

难得孙翔这晚没有一躺下就睡死,等到十一点多,他丈人丈母娘都睡了,还死撑着眼皮等周泽楷溜进来。周泽楷说的这个事,他自然也想的,不然就不是血气方刚的热恋少年了。有时候他们接吻接得过了火,也会把手伸到对方衣裤里去爱抚探索,泄在对方手上。孙翔躺在床上想,单那样已经很销魂了,要是真刀实枪地做,还不欲仙欲死啊。可是、可是楷楷还没有觉醒,真做了,怕他是疼得欲死,而不是快活得欲仙吧?爸妈一直说,不反对他们早恋,但要对对方和自己负责,要是今晚不克制住自己,害楷楷受伤,且不说他岳父岳母明天看出端倪肯定要怪自己,就是自己也会鄙视自己的。

本着这样的想法,周泽楷悄悄摸上床后,孙翔还是很规矩的,温和地道:“上了一天课,累了吧,我搂着你睡,在翔哥怀里睡得肯定很踏实。”

说完这番自以为体贴温柔的话,搂着周泽楷的腰,轻轻在他额头印上一吻,合眼就准备睡了。周泽楷安静了一小会,呼吸似乎加重了点,突然磨牙:“我不累。”

孙翔听他声音知道他不高兴了,叹口气,雷人地道:“好,既然我已经把我的灵魂都给你了,又何必再吝啬这肉体,今晚,我俩就洞房吧!”

周泽楷听他这话觉得好笑,又觉得感动,见他开始脱睡衣睡裤也不拦着,戏谑地打量着他,见他脱到内裤就不动作了,倾身压在他身上,一边吻住他,一边用手指去勾他内裤的边缘,一点点往下退。

“原来他想自己坐上来!”孙翔在脑海里激动地想,“天啦,楷楷在床上好辣!”

虽然楷楷管得很严,平时不给他看有教育意义的小电影、小黄图,但班上女生看的那些羞羞的同人漫本,他偶尔还是接触到的,知道坐莲是个很热辣的姿势。楷楷对他这么热情,他也要放开一点,让楷楷也很爽才是。

他很放纵地让周泽楷在自己身上点火,勾着他的脖子,把手贴在他后背上游移,等周泽楷身上发烫,皮肤上沁出细小的汗珠,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给周泽楷脱衣服。但周泽楷没劳烦他动手,自己快手快脚地把衣服都除去,一丝不挂地转过身想继续。

以往两人互相抚慰,都是手伸进去隔着内裤,这还是孙翔第一次亲眼看到周泽楷那根是什么样。他自己的也翘着,靠得这么近,难免对比下大小,谁能想到,摸着觉得差不多大的东西,看着竟然会差了一档呢?孙翔觉得太掉面子了!简直不想再做下去!脸涨得通红的,撅起嘴,瞄瞄这根又瞄瞄那根。

周泽楷几乎和他肚里蛔虫一样了解他,抓住他的夸了句:“很威风!”

这多少让孙翔心里舒坦了点,弯起嘴唇笑了笑,想投桃报李给他对象也撸一撸,但周泽楷没给他机会,把自己这根凑到小孙翔身边去,两根在一块互相亲昵地磨蹭。

这样的动作实在太臊了,可是由周泽楷做来却是香艳而不淫靡,让孙翔心跳得快要崩出胸膛。

----------------------

工作好忙,泪~~~~~~~~~~

评论(6)
热度(198)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