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野梦成真01-02

1、

周泽楷夜里做了个梦,醒来把睡裤内裤换了悄悄洗掉,十四岁的少年梦遗并没有什么可耻的,他梦遗的对象更是名正言顺——从幼儿园中班起就确定恋爱关系的孙翔。问题出在上下的位置,孙翔一直强调自己是个A,将来要娶他,而在昨天的旖梦里,孙翔却泪眼朦胧地被他压在身下狠狠侵犯,口中不断溢出破碎的呻吟。这画面停留在脑海中异常深刻,清晰到周泽楷只要稍微一回忆,下身就立即起了反应。

他苦笑着捂脸,又拍了下脑门,如果孙翔知道了肯定要暴走,这个小喷火龙从小学五年级起就认定自己将来一定会是个Alpha,而周泽楷会是个安静优雅的Omega,占有欲极强的孙小霸王早早就“求婚”了,一枚黄色回形针折成的戒指现在还放在书桌的抽屉里,等着孙翔“将来用钻戒来换”。

周泽楷摇了摇头,搓着内裤的手停下,定定地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他的五官很精致,组合在一起叫人惊艳,加上性格文静内敛不喜言语,给了很多人肯定是个Omega的错觉,但谁也不知道他俊秀的表象下是颗坚定的Alpha心,尤其孙翔。想起孙翔,周泽楷忍不住弯起嘴角,那个小笨蛋是他见过最自信的人,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如果凭外表来判定他周泽楷是个Omega,那孙翔就是O中O啊,明亮灵动的眼眸,挺直的翘鼻梁,饱满红润的嘴唇,还带着婴儿肥的白皙脸庞,怎么看怎么可爱,经常让周泽楷想咬一口,除了性子野了一点外,他哪点像个Alpha了?不对,性格也不像,哪个Alpha像他那么蠢萌的?

在周泽楷看来,他们两他A孙翔O才合理,不过他们现在都还没觉醒,上天会安排他们什么第二性征谁也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周泽楷想在上是事实,他已经渴望到连续做了三个晚上这样羞耻的梦了,不能怪他欲求不满,而是他们“恋爱”到现在连嘴都没亲过。

他和孙翔在一个班,天天见面,孙翔见他有黑眼圈,还以为他熬夜打游戏了,昨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刻意故作老成地嘱咐:“楷楷,不是我说你,就算学习成绩好,也不能放纵自己,毕竟你也不总拿第一,还得和你翔哥竞争呢不是?”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看着孙翔,孙翔一把搂住他脖子,“别装了,肯定熬夜打游戏了,年轻人生活要健康,所以你男朋友决定明天带你去跑步打球。”

真不知道谁的账号升级更快,周泽楷一边内心吐槽一边美滋滋地捏捏男朋友可爱的嫩脸:“好。”

周妈妈准备早餐的时候发现儿子一大早晾内裤和睡裤,一脸意味深长地问:“周六起这么早啊?有约会吗?”

周泽楷只当看不懂她别有深意的笑容,淡淡地说:“翔翔约跑步。”

周妈妈趁机调侃他:“说起来,你和翔翔‘恋爱’十年了呢,我和你爸恋爱三年就结婚了。”

周泽楷微微扬起嘴角:“这是催婚?”

“瞎说,你们才十四岁。”周妈妈给儿子倒好牛奶,并很开放地教育儿子,“依我看,翔翔比你晚熟很多,心理上还是小孩子呢,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可别太冲动。妈从这周给你涨零花钱,要是你们有需要,记得买那东西。”

饶是周泽楷沉稳早熟遇事淡定,听妈妈这么说也有点脸红,咳了声表示:“不用的。”

可惜周妈妈会错了意,责备地道:“怎么能不用?你这孩子,就算你们都还没觉醒闹不出‘人命’来,也要注意对方的感受吧?”

周泽楷一口牛奶喷出来,呐呐地补充:“钱够花。”

这会到周妈妈脸红了,掩饰尴尬地摇摇头:“你啊,这惜字如金的说话风格到底像谁?翔翔怎么和你谈恋爱的?”

周泽楷委屈地举起左手:“就拉拉手。”

周妈妈笑得捂住肚子:“难道你们还没亲过?”

“小学后没亲了。”虽然俊俏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语气怎么都能听出一些怨念。

这让周妈妈笑得更凶了,“翔翔这小子,还贫嘴叫我丈母娘,连嘴都不跟我儿亲。”

周泽楷眼睫微眨,点头,赞同道:“就是!”

周妈妈揉揉儿子的脑袋,表情极为满意,两个孩子谈恋爱谈得如同过家家酒,如此纯情,她倒是更放心一些。

 

两人约在公园见,周泽楷到约定地点时孙翔正在练习运球,见到他便笑逐颜开,待周泽楷走近后,孙翔发现他眼下依旧有淡淡的黑眼圈,不满地嘟了下嘴唇:“是不是又没睡好?”

这种无意识的小动作特别可爱,周泽楷看在眼里,心里便是一痒,像被幼猫的小爪子轻轻挠了几下似的,爪子离开了,心里的感觉却挥之不去,恨不得吻住那两瓣红润饱满的唇尝尝是什么滋味。

“看着我干嘛,说话啊。”孙翔伸手戳了戳他胸口,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缩回去,换了温柔的笑,“对不起啊,我妈妈教导我要做个温柔博大的好Alpha,不能对自己的Omega太粗鲁。”

周泽楷心想,那你妈妈教你吻自己的“Omega”没?

孙翔把篮球丢在长椅上,示意周泽楷做拉伸准备:“跑步半小时,再打一会球,把过剩的体力都用完,就能睡好了。”

这家伙确实是晚熟,周泽楷想,他对自己都没有什么欲望,就是单纯的喜欢,这种喜欢真的是爱情吗?等孙翔开窍的时候明白爱和喜欢的区别还能坚定地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吗?

孙翔似乎察觉到周泽楷内心的百转千回了,深深看他一眼,做出预备动作:“楷楷,预备——跑——谁输了就要答应对方一件事做彩头——”

两人绕着公园跑了十来圈后,孙翔满身大汗地躺在草坪上,周泽楷怕他腿抽筋,给他敲腿,敲完再敲敲自己的,确保都不会抽筋后,坐在孙翔身边,掏出纸巾周到地给他擦汗。

孙翔抬手抓住周泽楷的手腕,看着他,满足地夸赞:“我的Omega就是体贴。”

周泽楷笑了笑,不做声,孙翔又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总觉得你有什么事埋在心里没告诉我,咱们可是情侣,有什么事说出来你男朋友帮你扛。”

周泽楷听得感动,用手指描了描他的唇,如果他没记错,他们最后一次亲吻是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所以他已经不记得孙翔的唇是什么滋味了。

见周泽楷没有倾诉的打算,孙翔不满地张嘴在他手指上轻轻咬了下:“你说你长嘴干嘛的,这么不乐意说话。”

周泽楷只觉得有一股细小的电流随着手指急速蹿过全身,在蔓过心脏的瞬间,所有顾忌随着自控力土崩瓦解,倾身压在孙翔身上,在他还来不及惊讶的时候给他答案:“亲你!”

这算是他们确定关系多年后第一次真正的亲吻,不再是幼年时小鸡啄米一样地啄一口,而是唇与唇的摩擦吮吸,舌头与舌头间的缠绵嬉戏——当然,这一切都是周泽楷主导,孙翔已经懵逼了。

待孙翔舌根发酸快要透不过气时,周泽楷终于放开了他。这不算强吻也算偷袭,孙翔这死要面子的觉得丢人丢大了,白嫩的脸通红,气鼓鼓地指控周泽楷:“我都想好等你过生日就吻你了,你怎么能抢先?!就不能再等两个月吗?!”

周泽楷觉得他这样子很可爱,就逗他:“提前享受。”

“哼!”孙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把揽住他的腰,嘴巴朝周泽楷的唇撞过去,因为太过仓促没选好角度,牙齿把周泽楷的唇磕破了,血的味道蔓延到两人口中,孙翔犹豫了下,伸出舌头在周泽楷下唇上安抚地舔了舔,才学着之前周泽楷对他做的那样,把舌头伸进对方口中挑逗嬉戏。

两人肺活量都不错,待他们气喘吁吁地结束这个吻,发现身后站了一堆围观的人,其中还有七八岁的小孩子。

“亲够了吧?赛一场呗?”其中一个拿着篮球吹着泡泡糖的少年问他们。

被同学围观你和恋人光天化日之下亲热怎么办?两人捂着发烧的脸,耳根都一样红。

 

周泽楷觉得,严格意义上来讲,在公园的那个吻才算是他和孙翔的初吻,小时候那小鸡啄米式的根本不叫吻。可怜两人恋爱了这么些年才踏出这关键的一步,进展实在太慢,周泽楷这种行动派内心是很不满的,奈何他们现在初三,正是关键的时候,双方父母察觉到两个孩子的心思,都有意无意地加强了对他们的约束。

“成绩好也不能胡来,你们才刚满十五岁,未必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先后过生日时都从家长们口中听到这句话,周泽楷这才明白,原来这四个大人嘴上说放养,其实还是要扯着那根风筝线,怕他们失控。

仿佛为了考验他们,初三下学期孙爸爸的工作有了调动,孙爸爸和孙妈妈一直是模范夫妻,感情特别好,孙爸爸调去外市,孙妈妈自然跟过去,他们走了,儿子肯定也要带走。

孙翔不肯转学,在家跟他爸妈生气,孙妈妈只得请周泽楷做说客。周泽楷接到孙妈妈的电话时呆了一呆,思考了片刻,答应立即过去。

周泽楷赶到时孙翔正跟他妈妈争执:“我都满十五周岁了,还有三个月高一,又不要人接送,晚上放学去奶奶家吃饭好了,为什么要转学?我又不需要你们辅导功课,干嘛非要跟你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孙妈妈苦口婆心地劝他:“你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哪来精力照顾你?再说你学校到奶奶家太远,每天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路上多不划算?你不跟着自己的亲爹妈,想什么心思呢?你不在爸妈身边,爸妈怎么能放心?你不走,妈妈也不走,那你爸爸的仕途怎么办?”

孙翔见了周泽楷,就牵着他的手不肯放开:“我不管,我不要跟楷楷分开。你就想着自己和爸爸,为什么不为我考虑?你们夫妻感情重要,我们年轻人的感情就不重要啊?Alpha要保护好自己的Omega,不是你教我的吗?”

孙妈妈被噎着似的说不出话,无奈地摇摇头,求助地看向周泽楷。周泽楷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如果不站在孙妈妈这边,就会失去未来丈母娘的好感,他们才十五岁,还要受监护人的抚养,不管他是什么意见,孙妈妈都有资格带走孙翔,与其反对,不如顺了丈母娘的意。

“听话。”周泽楷摸了摸孙翔的脑袋,伸出尾指,消除孙翔的顾虑,“我不会变心。”

孙翔蹙眉,并不跟他拉钩:“我在的时候都有很多人垂涎你,我不在还得了?我的人时刻被别人垂涎着,你叫我怎么安心学习?我不走!”

孙妈妈大吃一惊,她固然知道儿子谈恋爱,但没想到他认真到这种地步,气道:“你这臭小子!说的什么话,就算你们来真的,也不至于谈恋爱到无心学习吧?”

孙翔嘴一撇:“就算?妈妈,我幼儿园时就跟你说了我长大要和楷楷结婚。”

周泽楷嘴角不由自主地弯起好看的温柔弧度,握紧孙翔的手:“放心!”

孙翔看着周泽楷举在空中的右手,似乎不和他拉钩就是不信任他,便颇不情愿地伸出小手指头和他勾了勾:“你要是变心看我不揍死让你变心的人!”

孙妈妈好气又好笑:“楷楷要是变心了,也是你做得不够好,还揍死别人。”

周泽楷对着孙妈妈笑了笑,轻柔却郑重地道:“不会的。”

周泽楷心说你要是变心我才真的要去揍死那个人,顺便揍死自己。但是他对孙翔和自己还是有这点自信的,十几年的感情哪里是说变就变的。

孙翔闹了一晚上,孙妈妈劝得口水都干了也没说服儿子,周泽楷只说了几个字,竟然就劝服了,孙妈妈后来对丈夫感慨:“还没成人呢,我在他心中就不是第一了。”

孙爸爸十分想得开:“第二不也很好?”

孙妈妈问:“我要是第二,你就是第三了,你就没一点失落?”

孙爸爸笑道:“前三甲我已经很满足。”

周泽楷从孙翔房里出来,恰好听到他们的对话,暖暖地一笑。

 

2、

孙翔刚转学的那几天,周泽楷总是格外注意手机的动静,怕孙翔去外地不适应,需要找人吐槽。但是孙翔很快融入了新学校,习惯了新环境,还交了新朋友。周泽楷这才发现其实不适应的人是自己,他并不适应身边缺少孙翔,比起孙翔需要他,其实是他更需要孙翔。所以挨到周末,周泽楷就买了张高铁票去找孙翔,两小时的车程,车次非常多,很方便。

孙翔知道他的车次,嘴上说比较忙没空去车站接他,把新家定位发给他,结果周泽楷一出站,就有个漂亮健气的少年风风火火地跑过来,离他还有一米多远呢,就张着手飞扑向周泽楷。周泽楷眉开眼笑,张开双臂迎接他,抱着他的腰把他从地上拔起来,兴奋地转了两个圈。

“不对不对,应该我抱你。”孙翔落地后不满地嚷嚷,两手圈着周泽楷的腰,勉勉强强举着他转了两圈,发现自己臂力不如周泽楷,有些伤自尊地暗暗皱眉。

周泽楷只当没发现他的小情绪,省得他伤面子,牵着他的手问:“去哪玩?”

孙翔早安排好了,告诉他:“先吃午饭,我叫妈妈做了你爱吃的菜。下午去我新学校看看,我约了新同学一起打篮球,我们联手,让他们见识下翔哥的厉害。”

以他这傲娇自大的性格,能这么快交到不错的朋友实属不易了,周泽楷有几分惊喜,自然欣然同意,而且他总要去见见孙翔的朋友们,让大家都知道,孙翔是有主的。

结果下午去了学校周泽楷才知道,孙翔不是想炫球技,他是想炫男朋友。勾着周泽楷的肩膀很是自豪地介绍:“这就是我谈了很久的对象,周泽楷,怎么样,翔哥有眼光吧?”

“太有了,嫂子真是面如冠玉眸似点漆啊。”其中一人的恭维让周泽楷面皮一抽。

另一个调侃道:“好啊,才高一就早恋,我去找班主任举报你。”

孙翔满不在乎地耸肩:“学校禁止早恋是怕影响学习啊,我又没影响学习,就不该被禁。”

这句话简直怄人,果然有个看起来很野的高个子道:“哥几个,咱们联手灭了二翔这个嚣张的。”

“我靠,你才二,你全家都二。”孙翔脸一黑,对周泽楷道,“楷楷,情侣连心,其利断金,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实力。”

孙翔做事从来不懂收敛隐藏,说了要让大家知道他的实力,就全力以赴施展个十成十,周泽楷见他那么拼,也尽量配合多给他传球,孙翔的新同学都是好手,但打到最后竟然被周翔队领先了二十多分,不过孙翔到后面体力也透支了,快结束的时候救球动作过猛,跌了出去。他实在是痴,这种私下的比赛,又是赛末领先一大截,根本没必要全力去救,换个人就舍弃飞出去的球,想着这么保护自己的身体了,他却不,结果球是救了,膝盖却出了血。

今天过来的男生加上他们俩就只有十一个,有一个技术不行来做裁判的,孙翔打不了,周泽楷看他受伤也没心思打了,比赛肯定进行不下去。新同学倒也大方坦荡,围着孙翔一边关心他的伤势一边说:“就剩最后三分钟了,就算你们不进球,我们也赢不回这二十几分,翔哥队赢。”

孙翔顿时乐了,见周泽楷沉着脸很不开心的样子,突然有些心虚,不敢笑出来。

周泽楷把他拦腰抱起放在场边的椅子上,去翻孙翔的背包,幸好他周到,知道今天下午要打球,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孙翔的包里塞了把创口贴。用矿泉水清理了伤口后,细致地贴了两块创口贴。

“嫂子真是贤内助!”之前夸周泽楷容貌的那位同学又爆了“金句”,被周泽楷冷冷扫了一眼,立即缩着脖子不说话了。

孙翔听在耳里却十分受用,拉着周泽楷的手晃了晃:“楷楷,谢啦。”

在球场边休息了一会,周泽楷弯下腰示意孙翔上来,他背着回去。孙翔哪里丢得起这个脸,头直摇:“就蹭破一块皮,至于吗?扶着就好。”

“至于,有本事别破。”周泽楷回头看向孙翔,他年纪不大,沉下脸时却颇具威严,很不好惹的样子。孙翔虽然骄傲,但是在自己的同学们面前和周泽楷杠起来未免不给周泽楷面子,以后再一起玩就尴尬了,便为难地趴了上去,然后死要面子的对众人道,“唉,我们楷楷就是舍不得我受一点点伤。”

几个同学憋笑,其中一个促狭地道:“那是,好男人不会让自己心爱的男人受一点点伤害。”

众人哈哈大笑,连周泽楷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一群人一起去校门口的自行车棚。

来的时候是孙翔载周泽楷,回去的时候自然颠倒过来。孙翔膝盖受伤,周泽楷让他先坐在后座上,自己才开始骑车,又问孙翔医院怎么走。

孙翔懒洋洋地道:“就破点皮你也太当回事了,回家消消毒自己包扎下就好,去什么医院?排队都得排半天。”

周泽楷没反对,孙翔又道:“你很壮啊,抱我背我轻而易举的。”

沉默了会,周泽楷反而:“你不喜欢?”

孙翔伸手环住他的腰,挠了挠,见车子路线开始变成S型,赶紧停止使坏:“不是不喜欢,就是觉得我得健身了。”

“不必。”周泽楷脱口道,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急,连忙补充,“我不喜欢肌肉男。”

“好吧,我知道你就喜欢我现在这样。”说着美滋滋地在周泽楷后背上亲了下。

“砰”的一声,车撞路边护栏上了,幸好周泽楷腿长,及时用脚踩在地面稳住力量,车子才没翻。

“你行不行啊?”孙翔在后面推了下他肩膀,“要不还是我载你吧,破块皮有什么打紧的?”

周泽楷不但没同意,到了小区锁好车后又把孙翔背上电梯,一步不让他走。

孙翔挺不情愿地说:“大哥,你这样我会怀疑自己是摔断腿了。”

“啰嗦。”周泽楷勾着他膝弯往上颠了颠。

孙翔冷哼:“你不啰嗦,你惜字如金,十几天不见连句好听的都没说给我听。”

“不用说的。”周泽楷把他背进电梯,他们这高档小区是一户一梯,电梯门合上后四下无人,周泽楷把他放下,长臂一伸把他固定在自己怀抱和电梯墙壁之间,脸靠过来,深深吻住他,直到电梯发出叮的声响才意犹未尽地分开,这次手往孙翔腋下一抄,拦腰把他抱起。

“完了完了,我要被我妈笑死了!”孙翔绝望地捂脸。

果然一进门,孙妈妈就哭笑不得地调侃他们:“大宝宝你几岁了?”

“膝盖受伤。”孙翔朝腿上一指。
孙妈妈本有些紧张,一看只贴着两只创可贴,松了口气,依旧是笑道:“这么点小伤要人抱着,有没有出息?还老说自己要做个温柔体贴的Aphla。”

“你当我愿意吗?”孙翔翻个白眼。周泽楷把他放沙发上,对孙妈妈说,“急救箱。”
消了毒,用纱布包好,摸了摸孙翔的头:“好了,大宝宝。”惹来孙翔一记白眼。

本来孙翔还准备晚上带周泽楷到处逛逛,但膝盖受了伤,被妈妈和周泽楷勒令在家休息。上了高中孙爸爸限制他每周只能上两次荣耀,每次玩一小时,这周的份额已经用了,便坐在床上和周泽楷解侦探杂志上出的推理题。这是他们经常玩的游戏,一起研究时其乐无穷,不知不觉玩到十点半,孙妈妈端着两杯牛奶进来,提醒他们该睡了,又对周泽楷道:“楷楷,客房我给你收拾好了,你早上起得早 ,这会该困了吧?”

孙翔摆摆手:“妈妈,楷楷跟我睡。”

“臭小子!”孙妈妈用食指戳他额头,“你才多大,就好意思说这种话?给你丈母娘听了,看她不杀到咱们家来揍你。”

这话虽是训孙翔,其实也是说给周泽楷听的,他们这尴尬的年纪,负不起责任控制不住欲望,自是不能把他们丢一个被窝里。如果周泽楷留下,周妈妈怎么看孙翔他不知道,但是孙妈妈对他的印象肯定要大打折扣。

“晚安。”周泽楷出孙翔房门时收到飞吻一枚,在孙妈妈面前周泽楷实在不好意思回他一个,只是默默地想,还有两年零八十二天成年,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

他去了客房,却没立即睡,继续和孙翔微信视频聊天。

“我觉得,你不该叫我翔翔或者孙翔,这两个叫的人太多了,咱俩这关系,怎么着我也该给你个特定称呼,你说对不对?”

周泽楷和他一起长大,怎么会不明白他想耍什么花招,有意调戏他:“心肝?宝贝?蜜糖?”

“老公!”孙翔纠正他,却见周泽楷忍俊不禁地应了声,立即知道自己上当了,一拍大腿,“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就学坏了?挖坑给我跳,嗯?”

最后那个“嗯”字既有点指责的调调,又有点撒娇的意味,配合他嫩红的脸,格外惹人怜爱,周泽楷真恨不得摸两把再亲上两口,但是隔着屏幕他做不到,只是一脸无辜地问孙翔:“怎么坏了?猜题时还说我最好。”

“能说出这话的你,就是变坏了啊。”孙翔隔着屏幕打量他,偏着头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之前那个话题要被周泽楷糊弄过去了,“喂,叫声好听的啊。”

“老伴儿。”周泽楷叫完,自己觉得好笑,撑着下巴笑得肩膀直抖。

这个称呼于他们这年纪确实搞笑,但不知为什么,却很得孙翔的心,边笑边回了句:“我也要这么叫你,老伴儿,哈哈哈哈。”

 -------------------------------

出小料的文,估计是赶不上CP了,先用来混更~~


评论(13)
热度(400)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