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念念不忘16(完结)

前文点这里

16

等孙翔跑完各座城市的宣传,已是到了腊月底。他去了一趟公司,进入制作一部办公室,听大家在讨论新年去哪里度假,单身狗最怕过年,三姑六婆的催婚猛于虎。

专辑的制作人过来和他打招呼:“翔翔忙了大半年了,要不要出去度个假?”

孙翔找了个空位坐下来,笑道:“过完年再说,好几年没回家陪父母过年了,今年不能再缺席家宴。”

有名小姑娘站起身对大家道:“行政部发了份调查表,征询大家意见,年后想去哪里旅游,给了七个选择,今天下班之前交上去哦。”

孙翔凑热闹:“我也能填吗?”

“肯定行啊,每个人邮箱都有,你看看。”

孙翔打开邮箱,果然里面有份来自行政部的邮件,轮回员工福利一向好,若是不去旅游的还能选择折现。

孙翔选了座岛屿,回发给行政部,又和大家闲聊了会,才犹犹豫豫地去了顶楼总裁办。

出了电梯后他有逃走的冲动,却被周泽楷的美女秘书看到了,秘书姐姐热络地道:“翔翔来了,稀客稀客,周总在办公室呢。”

“好的,谢谢!”孙翔表情风淡云轻,内心近“妻”情怯。

到了周泽楷办公室门口,深吸了口气敲门。

周泽楷正在打电话,见是他眼睛一亮,不由笑了起来,语气都比之前轻快:“肯定回,已经订好票了。”

停顿了一会,抬头看孙翔,言辞间颇为犹豫:“那个,我还在考虑。”

“好,您早点休息。”挂了电话对孙翔解释,“是爷爷,答应了他回去陪他过年。”

孙翔点点头,周爷爷八十出头了,吃不消长途飞行的颠簸劳顿,已有连续几年没有回国。

周泽楷笑意盈盈地看着孙翔,孙翔咳了声,道:“我是来跟你说,过两天我就回家了。”

“代我问候……叔叔阿姨。”他说的时候稍微停顿了片刻,让孙翔想起以往每年这会他说的都是岳父岳母,不由红着脸飞了个小白眼。

但他的白眼只换来周泽楷更炙热的目光,这让他尴尬地站起来走到窗边装作想看高处的风景。

之前几次的交谈都不算愉快,除了上次送领带夹那次基本都是不欢而散,此时想起自个儿之前的冷言冷语又是忐忑又是尴尬,想说的很多,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正满心纠结着要怎样化解这让他羞耻的气氛,周泽楷已走到身边,与他肩并肩俯视眼前的景色:“站得高,确实看得远。”

孙翔忍不住道:“那你在选择分开的时候看到今天了吗?难道我就没可能在分开的几年里爱上别人?”

“这是可能性之一。”周泽楷认真地道,“但我会把你抢回来。”

孙翔忍不住笑出声:“太自大了。”

周泽楷并不反驳,只是跟着笑道:“更大可能是你不会爱上别人。”

孙翔挑了挑眉:“为什么?”

周泽楷深深看着他:“因为你爱过我。”

孙翔吸了口气,既泄气又无奈地道:“这可真是太自大了。”

周泽楷补充道:“就如同我爱过你。”

这句话像一张无形的网般抛过来,兜住孙翔的心,悄无声息地勒紧。孙翔知道他又完蛋了,被同一个人俘虏了两次,一句话就能让自个儿丢盔弃甲的只能是周泽楷,只有他办得到。

已然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不再纠结过去的对对错错,两人的目光热切而坦荡地胶在一起,不知道深情注视了彼此多久,等孙翔回过神时,周泽楷的呼吸已和他的混在一起,两人的唇瓣紧密贴合摩擦,大约是太久没接吻,技巧都生疏了,他们像第一次似的撞到对方牙齿,但是谁也顾不得这些小细节,只想着更贴近恋人一点,比赛似的用自己的舌头去勾缠对方的。两人都是禁欲已久,吻着吻着就燥热得慌,欲望膨胀得很快。

扯着彼此的衣服纠缠到宽大的办公桌边,周泽楷把孙翔抱坐在他办公桌边缘,卡在他两腿间继续情欲的缠绵。

孙翔还有一点理智,他用手捂住周泽楷凑过来的嘴,喘息道:“这是你神圣的办公地点。”

周泽楷朝左侧关着的房门看了眼,扣住他手腕让自己的嘴巴自由:“那去休息室?”

孙翔好笑地道:“老板不能旷工吗?”说着朝他胯部瞄了眼。

周泽楷当机立断,松开他去拿大衣:“我们回家。”

孙翔看他那急切利索的样子,噗嗤笑出声,挽着他胳膊道:“你这样子仿佛又回到了二十一岁。”

周泽楷攥住他的手,用他悦耳的声线道:“谢你让我重返少年。”

两人手牵手出门上周泽楷的专用电梯,秘书和助理看到了都视而不见。

“他们知道?”孙翔讶异地问,难怪周泽楷的秘书对他的态度亲切又热络。

周泽楷说:“知道,都是心腹,没事。”

“你告诉他们的?”看他性格不像是会把隐私说出去的人啊。

周泽楷回答:“五年,给定了那么多次机票。”

跟着他的有哪个是傻子,一个禁欲的工作狂,抽屉藏着和孙翔的合照,隔几个月就去一次波士顿,用脚想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到了停车场,孙翔忍不住问:“说起来,你去了怎么会知道哪里能看到我?而且藏得那么好不被我发现?难道安插了眼线暗中观察我?”

周泽楷坦然相告:“找了个人,定期偷拍你。”

孙翔无语:“……”

两人上了车,很快孙翔又被新的问题困扰了,为什么路上这么多红灯呢?!他们在等红灯的空当里毛手毛脚的,等到家,欲望早已勃发到难以忍耐。

两人在玄关处就开始纠缠,幸好周泽楷离开办公室时就远程开了空调和地暖,即便把对方剥得只剩内裤都不用怕冷。不得不说到底是做总裁的人,做事真是高瞻远瞩,准备充足。

这一点在两人滚到床上后周泽楷拿出润滑剂时孙翔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被进入的时候,孙翔问他:“你既然都准备好了润滑剂,为什么没准备套子?”

周泽楷喘息着,脸上身上都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沙哑地道:“要亲密无间,不要隔阂。”

孙翔也是服了,勾住他脖子闭上眼睛献上嘴唇,配合着他的节奏与他共沉沦。

这次并没有持续很久,事后孙翔调侃:“你真的回到二十一岁了。”

他说的是他们的第一次,也在这样天寒地冻的季节,都是初尝情欲,都没持续多久。

“我觉得……”周泽楷明白他所指,但是没难为情,反而摸着他的臀找到那个刚才容纳过自己的地方,慢吞吞道,“又破了你一次处。”

说完亲了亲脸红得像番茄般的孙翔:“疼吗?”

五年多没做,自然是疼的,孙翔捂住脸:“你让我试试就知道了。”

周泽楷改摸他前面那根,调笑:“不要,你每次都比我快。”

这人平时看起来腼腆羞涩,在床上时倒是没羞没臊的,孙翔抬手用那只没人枕的枕头抽了他一记。

“翔翔。”周泽楷被打了下反而笑出声。对,这才是两人以前相处的模式。他们都变了很多,但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干吗?”孙翔觉得自个儿太没出息了,喜欢他的碰触,也喜欢他好听的声音叫他的名字,这么软软地叫一声,他又有反应了。

“本来就叫叫。”他那根握在周泽楷手里,有什么变化周泽楷自然一清二楚,“现在,干你。”

他欺身压上,孙翔嘀咕道:“你好重,你这家伙肯定没怎么想我,竟然还吃胖了!”

“那你坐上来?”周泽楷也不反驳是他常年健身宣泄多余的体力所以变强壮了,抱着他一滚,上下易位。

“才不要!”大白天要他骑在周泽楷身上自己动,估计往后一个月都不好意思见他了。

周泽楷又换回原来的体位,让他修长的双腿环在腰上,把欲望挺进他体内,与他合二为一。

饱胀感从结合的位置传到心脏,生命里长期的空洞似乎也被填满了,从此灵魂不再孤独。孙翔得承认,这些年他的心理和生理,从来没有一天对周泽楷忘怀。

有的人你离开他不会死,但生命会出现巨大的空白,让你觉得人生不完整。

 

两人闹了几次到了晚饭时分,虽然都不想下床,但又耐不住饥饿,毕竟做了一下午耗体力的事。

到了一楼才发现下雪了,窗外白皑皑一片。

两人想起当年他们第一次时也是,做完第二天一早发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外卖都没得送,周泽楷只得煮鸡蛋给不肯下床的孙翔吃。

现在周泽楷已经能做出一大桌佳肴,但他们都比较饿了,没那个耐心花时间做,就做了意大利面将就着吃。

孙翔边吃边问:“当初为什么骗我这别墅是租的?怕你显赫的家世吓到我?”

“抱歉。”周泽楷放下餐具,“因为一直知道你的理想,所以……”

孙翔把他没说出口的补充完整:“是不想给我知道你和轮回的关系,怕我知道轮回对我的一切优待并不是出于我足够优秀,而是因为你的关系?”

周泽楷笑了笑:“事实证明你足够优秀。”

孙翔又问:“我怎么恰好被轮回的星探发现?你安排的?”

“那真是巧合。”周泽楷解释,“我没想出道。”

“还真是为难你了。”孙翔跟着笑起来,“为了我改变人生的轨迹。”

“你也一样。”若是没有他,孙翔不会弯,大约再过几年会结婚生子。

“解散双一,你遗憾过吗?”

周泽楷轻声道:“只要你想,唱给你听。”

“你果然不热爱那个舞台和这项事业。”孙翔释然一笑,“我以前就知道我们的理想不同,但没想到那么快就解散了。”

“我会永远陪伴你。”只是换了一种形式。

孙翔心中一暖,握住他伸过来的手,问:“你回去和你爷爷谈妥了吗?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他长大了,知道所有的喜剧结局都不可能没有代价。

周泽楷讶异于他的敏感,颇为忐忑地说:“他希望我有个孩子。”

一来爷爷不希望他们这一房的血脉断掉,二来等他百年之后周泽楷就一位亲人都没有了,他不放心。上次他们谈了很久很多,其他的爷爷都不想管了,只是对这点很坚持。

孙翔一愣,周泽楷握紧他的手轻声道:“你不喜欢就不会有。”

孙翔沉默了很久,抬头正视周泽楷:“我们可以代孕一对双胞胎,不过我这么年轻,还没准备好做爸爸。”

他是不想自己为难,周泽楷心中一热,眼眶也跟着发热,凑过来亲亲他的唇。

“有意面味。”孙翔摸了摸他的脸。

周泽楷轻笑:“你也有。”

两人交换了个深吻,把快要凉掉的面吃完。

雪越下越大了,今晚孙翔肯定回不去了,他站在窗边看着窗外还在飘落的雪花,用胳膊撞了撞周泽楷:“你回来后,去见见我爸妈吧。”

周泽楷心中一喜:“好,你也跟我见见爷爷吧。”

孙翔闻言略微忐忑:“他会恨我吗?”

“现在不会。”周泽楷说,“你给了我一个家。”

“你也给了我一个家。”孙翔呵了口气,在玻璃上画了两个手牵手的小人。

一时间周泽楷的思绪回到八年前,初尝情欲的午后,孙翔吃了几只水煮蛋勉强填饱肚子,穿得毛茸茸像只熊猫似的被他抱到飘窗边赏雪,稚气未脱的孙翔在窗户上画了两个小人,对周泽楷说:“左边这个是你,右边这个是我,我们一辈子也不分开。”

孙翔看他神色便知道他想起了什么,正色道:“这一次,我们不要再分开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也给我选择权,我们荣辱与共。不要选择一个人扛,两个人的力量比一个人大,和你想保护我一样,我也想保护你。”

周泽楷深深看着孙翔,郑重地点头。

幸运之神又垂怜了他们一次,爱神再次向他们射出一箭,连接了两人的过去和未来。

生命似乎在不断轮回,经历很多之后又回到了原点,不想挥霍时间了,毕竟五年已足够漫长,现在二十九岁的周泽楷和二十六岁的孙翔准备重新出发。

 

 

- End -


评论(18)
热度(192)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