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信仰番外1—盛夏

时间线紧接正文,一共7607字,一发完。

已经被和谐了3次了,这次再挂我就想暴饮暴食了~~另祝大家周末愉快,可怜我白天要去上课,晚上要回公司加班~~


信仰全文点这里

--------------------------------

孙翔觉得,职业联赛第十季结束后的夏天真是跌宕起伏,当他卯足了劲准备下一个赛季卷土重来时叶修宣布退役,这代表着他永远没法在赛场上战胜叶修,那种失去强大对手的失落感席卷了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打电话问问叶修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当然,联盟还有很多强者,如黄少天、王杰希、张佳乐、韩文清,包括他家男人周泽楷,这些人都是他要努力战胜的。而叶修,他之于所有选手大概都是不同的,没有人不想赢他,即便孙翔早已明白了他要超越的是自我而非某个选手,那种胜过强者的渴望也从未减少过,叶修是一个制高点、一座丰碑,孙翔觉得,跨越过他,人生会有一个飞跃。

和他的遗憾相比,周泽楷则显得很淡定,他的性格没孙翔那么要强,只是在赛场上竭尽全力做自己该做、想做和要做的,什么谁才是真正的《荣耀》第一人这种事,他是完全不在意。如果没有这个头衔,聚在他身上的聚光灯能少一些、商业活动可以减一些,他反而更轻松。叶修退役,周泽楷的第一反应是不必担心他拿五冠更难超越,第二反应是前辈不会想想又复出吧?第三反应是略感惋惜,失去了一个可以激励自己的强大对手。

两人看其他选手在群里讨论叶修退役,揣度他会不会突然之间又冒出来给大家一刀,猜测到最后,都给这个人送上了祝福,包括孙翔。

“我真不喜欢他。”孙翔对坐他旁边的周泽楷说,“尽管他让我清醒了,但一看到那张T脸,我就特别想打败他。”

周泽楷对叶修的观感则要简单得多——一个强大得难以超越的前辈,如果非要说还有别的,那就是感谢他在挑战赛打败嘉世,否则孙翔也不会来轮回,他们也不可能相爱。

见周泽楷温和地看着自己并不发表看法,孙翔继续道:“或许我应该感谢他,就像每个坦荡大气的男人感激他们生平最强的对手一样。没有他,我应该还站在山腰却自以为是地鄙视山脚的人,现在,我要爬上山顶仰望苍穹。”

“嗯。”周泽楷被他眼里的光芒照射得心口都热起来,这家伙真的成长好多。

 

◇ ◇ ◇

 

孙翔后来想想都觉得这个夏天太绚丽多姿了,在叶修宣布退役后不久,《荣耀》世界邀请赛打响,他和周泽楷被邀请去打世界联赛了,而这一次,他们赢到了最后。

从苏黎世回国后,周泽楷跟孙翔回家,夏休期还有二十几天,孙翔说要回家陪双亲,周泽楷家在S市,平时可以回家看看,但孙翔不能,一年就那么两个休假期,当然要回家。正好周泽楷想着他也需要和孙家爸爸们谈谈,就和他一起来了。

孙爸爸和孙二爸在家吹空调看电视,见儿子带对象回家挺惊奇的,很是自豪地拥抱了两位英雄之后问孙翔:“刚放假的时候不是说要留在S市训练,怎么拿了世界冠军又决定回家了?”

孙翔得意地神侃:“功成名就了当然要衣锦还乡,现在你朋友的孩子都崇拜我吧,明天开个派对,想要我签名的都可以来。”

孙爸爸当然知道他是在玩笑,轻蔑地道:“要你签名的没有,想要小周签名的倒是不少。”

“骗人。”孙翔扁扁嘴,知道他爸喜欢打击他。“对了,你俩怎么在家啊?都不上班想坐吃山空啊?”

孙爸爸答道:“我们在休高温假。”

孙翔羡慕地道:“还有高温假啊,你老板真好。”

孙二爸得到点赞笑了:“谢谢夸奖,天气太热,企业管理要人性化嘛。”

“要是我们真坐吃山空你养我们不?”孙爸爸勾着他肩膀问。

孙翔孝顺地说:“养啊,我的钱不都给你了?爱怎么花怎么花,不必给我省,我要全世界的人知道,孙翔的钱被他爸爸承包了。”

孙爸爸叹口气:“既然你有这话,我就坦白吧,其实你那些钱我都拿去投资了,但是你运气太差,我投什么亏什么,你就当遇到金融风暴吧。”

“什么?”孙翔猛地站起来,拜托这也太败家了吧?他是不管自己的钱,但年薪广告费是多少自己还是知道的,几年累计起来数目是相当可观的,以千万计,这是什么概念啊,他的心想不滴血都不行,“就算足球进去乒乓球出来,也不会缩水到一毛不剩吧?两三百万还有吗?”

孙爸爸遗憾地说:“差不多就是西装进去三点式出来,你现在基本属于无产阶级,要不要赶紧找个有为青年嫁了?我认识个人对你非常有好感,考虑下?”

孙翔就算知道他说的那人是周泽楷也完全提不起劲,哭丧着脸颓然倒在沙发上,道:“不用,我年轻还可以奋斗,再说我自己也是有为青年好吗?”

周泽楷看出来孙爸爸是在捉弄孙翔,坐一边笑,拍拍他手背,表示就算是真的,也还有他在。

“哎,可惜啊,催婚没成。”孙爸爸摇头,捏儿子脸,“刚才骗你的,我理财,你放心。”

孙翔拍拍胸脯,大舒口气,提到嗓子眼的濒临龟裂的心终于完好地放下了:“我就说啊,我再衰也不至于买什么亏什么。”

周泽楷轻笑出声,你也太好骗了吧?一看就知道你爸逗你玩啊。

“你知不知道,我经常会有咬你的冲动?”惊完了孙翔又开始怒,“二十一年了,你还没欺负够?”

孙爸爸笑得慈眉善目的:“哪有,我明明很疼你啊,不信你问小周,他肯定也觉得我疼你。”

每对父子的相处方式不同,周泽楷觉得他们之间的互动很有趣,大概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孙翔才会有一颗爱吐槽的萌心吧。

“很疼。”周泽楷点头,他已经开始勾勒着以后有了小小翔他们一家三口会是怎样的其乐融融了。

孙翔用眼角余光勾他一眼:“他粉你你就向着他是吧?”

周泽楷无奈地苦笑:“真话。”

“哼。”

“得瑟样!”孙爸爸用胳膊撞他,“不知道你们突然回来,冰箱里菜不够了。我的小英雄,晚上想吃什么就自己去菜场买吧,天热我不想出去。”

孙翔挺爽快地答应了:“哦,周泽楷我们走。”

孙爸爸摇头:“小周就别去了,人家是客,你一个人去就行,这么大人几个菜还拎不动?”

孙翔不理他,看着周泽楷问:“你想熟悉我们家附近的环境,对吧?”

周泽楷乖巧地点头:“嗯。”

孙二爸笑道:“我去吧,孩子们为国争光刚回来,让他们好好休息。”

说着去玄关换鞋出门了。

周泽楷用白皙漂亮的手扒了下漆黑柔顺的头发,觉得孙二爸这种社会精英去菜场好突兀。

孙爸爸看着他这个小动作,觉得奇萌无比,不愧是联盟颜帝,什么表情和动作都那么迷人。傻儿子真了不得,竟然把枪王征服了。

孙翔又坐回沙发上,跷着二郎腿道:“爸,我有时觉得你还不如二爸疼我呢。”

“你小子就是没心没肺。”孙爸爸翻个白眼,认真打量儿子,觉得他家儿子也是个极品大帅哥,五官虽不如周泽楷精致,但每一样都恰到好处,组合在一起就非常漂亮,尤其那双总是藏不住锐气的黑亮眼眸,好像轻易就能点燃人心里的火焰。

其实小周和翔翔很配,孙爸爸心想,一个沉稳低调,一个横冲直撞,一个宽和温驯,一个傲娇易怒,正好互补,最关键的是,这两个人都很纯粹,一个就算被包装得再商业也保持一颗初心,一个就算跌得再狠也不懂放弃为何物,都在坚持最初的理想。

两个小伙子,都那么值得他骄傲。

 

◇ ◇ ◇

 中间标记领证部分请点外链(其实就是肉渣,不懂怎么被和谐了几次了~)

◇ ◇ ◇

 

两人拿了证回家,孙爸爸和孙二爸都坐在客厅看报纸,孙爸爸起床后发现他们不在家,以为他们出去锻炼了,也没打电话问,孩子这么大了,不需要他时时看着。

“回来啦?早饭吃了没?”孙爸爸抬眼看他们,见两人脸色特别好,笑得特别灿烂,不由怀疑地问,“你们是不是出去买刮刮乐然后发现中了?”

“不是,我们领结婚证去了。”孙翔掏出红本本炫耀,“嘿嘿,我现在是已婚人士了。”

孙爸爸的表情僵在脸上,孙二爸稍微蹙了下眉。

周泽楷心中“咯噔”一声,迟钝如孙翔也发现气氛似乎不太对了。

“你跟我来。”孙爸爸对儿子说,站起身朝书房走。

周泽楷坐到孙二爸对面,低声道:“叔叔,对不起。”

孙二爸谅解地笑了下:“我理解你,想早点定下来,一秒都不愿耽搁,我当年也是那样。”

周泽楷点头,孙二爸又道:“只是没说一声,我们会觉得有点失落,儿大不由爹。”

“对不起。”周泽楷又道歉,除了这三个字,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孙翔那冲动鲁莽的个性做这种事不奇怪,但他年长,又是应该承担责任的Alpha,由着孙翔和他一起先斩后奏,并不应该。

“干嘛啊,客厅不能说啊?”孙翔在书桌对面拖了把椅子坐下,跷着二郎腿,但见他爸面色严肃,又心虚地把腿放下来,直起背,“你生气啊?不是一直希望我早点和周泽楷结婚吗?我们领证你不是该高兴?”

“我是希望你们早点结婚,但我所谓的早点,至少也等你二十五岁,现阶段我是希望你们订婚。你还不满二十一岁,还是个孩子,能担当起一个家庭吗?”孙爸爸说,“再者,你一声招呼不打就去领证,眼里还有我吗?我养你这么大白养了?我们家什么时候不民主过?你需要瞒着我去领证吗?你觉得你喜欢我会反对?”

孙翔微微嘟了下嘴,低声说:“我还以为能给你个惊喜。”

“……”孙爸爸败给他了,“小周是不是也没和他父母说?你们这样先斩后奏,在我们家领证,他父母会怎么想?我们都没见过他父母,也没商量过你们结婚的事,你们不觉得这么快跑去领证欠妥吗?婚姻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而是我们两个家庭的事。”

孙翔反问:“可我怎么觉得你和二爸的婚姻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呢?”

孙爸爸轻叹口气:“我们是特殊情况,他父母长居国外,完全不管他。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而是他和我家庭的事。”

孙翔点头:“那现在我们已经领了证,你们不满意我们也没办法,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太冒失了,没通知你们和他父母,我道歉,你别怪周泽楷,是我撺掇他的,他惯着我。要是你们还是不满意,我们只能去把婚离了,等你们几个商量好,再去复婚。”

他儿子总让人那么无语。“……”

孙翔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又道:“出去谈吧,别搞得好像把二爸和周泽楷排挤在外似的,他们会有想法。”

完败给儿子的孙爸爸无力点头:“行了,已经领了证,那我们就谈谈办酒席的事吧。”

出去后孙爸爸没就他们的冒失行为再做批评,只是语重心长地对周泽楷道:“既然你们结婚了,那我就把儿子托付给你,他傲娇冲动,双Q经常不在线,你要多包涵,但也不能太惯,该对他狠的时候也得狠。”

“喂,说什么呢?”孙翔听不下去了。

孙爸爸笑了笑:“还有一点我需要郑重声明,货物售出,概不退货,不过可以终身提供售后服务。”

“不退。”周泽楷的语气很柔和,同时也很坚定。

孙翔“切”了声:“货物售出,又没要聘礼算什么售出啊?”

周泽楷和孙爸爸相视一笑,都觉得他的注意点与众不同:“会有的。”

孙翔好奇地问:“多少?”

周泽楷也没底,问他:“你要多少?”

“爸你说我值多少钱?”孙翔更没底了。

孙爸爸说:“尽管你很差劲,但我眼里你依旧是无价的。”

孙翔直接忽略了前半句,说:“看看,我是无价之宝,你聘不起。”

“嗯。”周泽楷看着他笑。

孙翔想了想:“所以还是用明年的冠军做聘礼吧。”

周泽楷认真想了想:“好。”

四人坐下谈办婚宴的事,孙翔本以为他们和周泽楷根本谈不出什么,但他显然早有准备,在S市哪家酒店办,请哪家婚庆公司,摆多少桌,甚至婚礼选用什么喜糖都想好了。

“你是蓄谋已久啊?”孙翔惊奇地问。

不对他的用词吐槽,周泽楷腼腆地说:“半年。”

半年前就准备了……那是他们说拿了冠军就结婚的时候……心突然感动得发酸,孙翔觉得自己这辈子是栽在周泽楷身上了。

“对了,我去拿点东西。”

孙爸爸匆匆离开又很快回来,手上拿了一个盒子,递给孙翔:“你的所有财产。”

里面一大沓,孙翔有的还看不懂是什么,孙爸就一一解释计算给他听。

算完孙翔愣愣地说:“原来我身家雄厚啊。”

“得了,在我们面前别得瑟,你是这最穷的。”孙爸爸打击他,周泽楷年薪加代言费、各种出场费多少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必然都在他儿子之上,他比孙翔早出道两年,积累自然更多,所以孙翔必然是这里最“穷”的。

“哇,这么说你以后有很多钱留给我?”孙翔作星星眼状,“我们家很有钱吗?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是富二代啊。”

孙爸爸冷笑:“想得美,我早已计划好,我百年之后,所有物质资产捐给慈善机构,你只继承我的精神财富。”

孙翔立即没兴趣了:“算了吧,我可不要你的精神财富,我自己有。”

孙爸爸敲他脑门:“肤浅,我的精神财富才是最可贵的,物质终究会腐朽。”

孙翔翻个白眼:“我都不要,我要的,全部自己努力争取。”

说完和周泽楷相视一笑,这个夏天,他们完成了两件人生大事,这一年付出的诸多努力和汗水,终究收获了成功和美满。他想要的,终于自己争取到了。

 

 

- 完 -

 

 


评论(4)
热度(202)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