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1202

认定的都不拆不逆~

岁月之声

短文,一发完。

 ------------------------

孙翔压低了帽檐,看了眼等候区的叫号显示屏,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挂号单,略显焦躁地擦了擦鼻尖上的汗,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以为他是腰疼,好心地伸手想给他揉揉,被孙翔一巴掌拍开,顺便狠狠地附赠了一记白眼。

“注意影响。”孙翔压低声音道。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道:“没人认识。”这都退役多少年了,还怕被拍到爆出去啊?

孙翔用眼角余光朝周泽楷的方向瞥了眼,周泽楷会意,偏过头果然见到个年轻女孩盯着他们笑得一脸意味深长,还没暗下去的手机聊天界面上正在给朋友直播在医院碰到了疑似是那种关系的一对帅大叔。

大叔……周泽楷抿了抿唇,虽然他已经四十了,但被二十几岁的姑娘叫大叔心中还是有些惆怅,和孙翔一起庆祝而立之年仿佛是不久之前的事,时光却在不经意间翻转了十来页,不管他甘不甘心,都已经步入中年。

“好慢,怎么还不到我?”孙翔弹了下病历本,不耐烦地皱眉。

“七个,快了。”周泽楷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他们来得算早了,但人口基数庞大的S市,医院总是人满为患。

孙翔一听脸色更黑,都等了一个半小时了,今天一上午都要在医院耽搁掉,不由又瞪了周泽楷一眼,用眼神控诉他。

周泽楷摸了摸后脑勺,饱含歉意地对他笑笑。不管怪不怪自己,把恋人哄好总是没错的。

好不容易轮到他们,周泽楷扶着孙翔进了诊室,大夫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打量了两人两秒钟,笑道:“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

“腰扭了。”孙翔说着坐下来。

医生示意孙翔转过去给他看看扭伤情况,在疼痛的部位检查了下,询问:“第一次扭到?怎么扭的?”

孙翔脸一红:“第一次。”

周泽楷马上补充:“运动扭伤。”床上运动也是运动。

孙翔咳了声:“当时用冰敷过,现在倒不是很疼了,就是不放心,想来看看,医生您看需不需要拍片子?”

医生检查后判断:“不必,就是肌肉有点拉伤,好好休息,扭伤二十四小时后可以热敷或者按摩下,擦点红花油,最近就别运动了,受伤的肌肉得不到休息容易引起劳损。”

“哦。”两人异口同声地应了。

医生略显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叫受伤的这位别运动,另一位跟着答应干嘛?但他随即明白了什么,眼睑微垂,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在医院见到两位大神,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啊?”孙翔惊讶地张大嘴巴,“你认识我们?”

“周泽楷、孙翔,枪王和斗神,双一组合,我们这一代的电竞迷有谁不认识呢?”医生推了推眼镜,拿起桌上的笔和自己的本本,客气又不失热情地递给他们,“你们可是轮回最辉煌的一代,当年轮回的季后赛我都是买票去现场看的。以前没机会求签名,有生之年总算等到了。”

“真是巧啊,感谢当年支持。”孙翔笑着翻到空白的一页签上自己的大名,顺便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话不多,却周到地多签了谢谢二字才落款。

医生满足地看那两个练就得龙飞凤舞的签名,合上本子和他们握了握手:“孙大神,祝你早日康复!”

“大神什么的早已是过去式啦。”孙翔难得谦虚一回,他有多少年没被人这么叫过了,时代变化得很快,这一批电竞明星离开了,后一批会迅速取代他们,粉丝会粉上新人,他们渐渐地被淡忘。时光曾经让他登上巅峰受尽赞美,最终也让他退去光环享受平凡,近几年他们还没遇到过以前的粉丝,就算偶尔被认出来,也没被索要过签名。

医生工作很忙,后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不宜耽搁别人时间,他们拿起病例告辞。

“谢谢,再见。”周泽楷和再次对医生致谢,不知道是谢他给孙翔看诊,还是谢他当年粉过轮回和双一组合。

去停车场取了车,已经快十一点了,医生嘱咐孙翔多休息,周泽楷便把车朝家的方向开。

孙翔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靠在椅背上,看着周泽楷侧脸道:“自己做饭有点晚了,今天就在外面吃吧,我们家附近新开了个餐馆,据说挺有特色的,我一直想等你回来一起去呢。”

“好。”周泽楷揉了揉他脑袋,“还疼吗?”

孙翔用脑袋蹭了蹭他掌心:“有一点,不来医院看也没事。”

周泽楷见他这会挺温驯,就有意调侃他:“你太用力了。”

孙翔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立即炸毛了:“还不都怪你,混蛋!是你太用力,下次再害我扭了腰,我就扭你——”

某个词太色情,就算是在一起十多年,孙翔都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话虽戛然而止,脑子里却开始翻腾着昨晚的香艳场景。

他们年轻热恋时舍不得分离,也无需分离,退役后周泽楷上了大学重拾旧时兴趣学了摄影专业,他算是个很幸运的人,早年打荣耀时有游戏天赋,改行后也颇有摄影天赋,做了几年摄影师,在业内小有成就,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有以前在电竞圈的名气加持,工作邀约不断,倒是不得不一次次的小别了。

他这次接的工作是去天山雪池拍一组网游广告,去了两周,也就意味着和孙翔分别了两周。所谓小别胜新婚,两人自然就孟浪了些,从浴室搞到卧室,在以一个比较有难度的姿势想达到人生大和谐的关头,周泽楷那么用力一插,孙翔这么劲力一扭,周泽楷一声闷哼,孙翔一声痛吼,高潮和疼痛一并降临。

当时那气氛真是既销魂又尴尬,周泽楷还在孙翔体内间歇地射着,孙翔说你还不滚出去我老腰断了。吓得周泽楷一下就软了,赶紧下床给他冰敷。

回忆够了,孙翔突然叹口气:“周先生,我今天突然感觉自己老了。”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钟,才温柔地笑道:“你不老,周太太。”

孙翔才三十七岁,这么漂亮的年纪,怎么能算老?倒是他,已经迈向中年。两人在一起,明显能看出谁大个几岁。

“可也不小了,过去的粉丝都是主任医师了,你都办过摄影展了,只有我,退役后这么平凡。”孙翔抿了抿嘴,“突然有点不甘心。”

“傻话,你很好。”周泽楷握了握他的手,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活得光辉灿烂,曾经达到过某一领域的巅峰就够了。现在的孙翔也很好,开了家店咖啡店,做自己的小生意,手艺总被客人称赞,每天的甜点还没打烊就卖光了。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温馨平淡的成功呢?

来自恋人的夸奖总是令人开心,前方红灯停下车,两人相视一笑,交换了个清浅而温情的吻。

 又开了一段路,孙翔用胳膊肘碰碰周泽楷道:“拐个弯就到了,找个地方停车。”

这家餐厅叫不见不散,翻开菜单,有两道菜比较特别,一道叫女生四十、一道叫男人四十。周泽楷指着“女人四十”道:“肯定是黄花菜。”

孙翔被逗笑了:“都点了看看。”

不出意外,“女人四十”确实是黄花菜,但“男人四十”是一盘花心大萝卜,孙翔趴在桌上笑了半天。笑够了板起脸故作严肃地审周泽楷:“周先生,你现在就是花心大萝卜啊。从实招来,这次去天山有没有艳遇?”

周泽楷哭笑不得地道:“有你还能受伤?”

“这可未必。”他小声嘀咕,漂亮的眼睛看着周泽楷,眸光在他身上来回梭巡。

周泽楷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等你好了。”

他的话没说完,但孙翔知道他的意思,等你好了来证明只有你能吸引我。

孙翔又一阵脸红,他似乎经常挖坑给自己跳,逗弄别人反被别人调戏。

周泽楷看他脸上诱人的红晕,笑着给他盛了碗鱼汤:“味道不错,吃点。”

孙翔喝了两口,评价道:“没我做得好吃。”

“那当然。”周泽楷适时地拍马屁。

孙翔看着他笑,这人真是对他好了十多年,捧在手心惯着。过去那些粉丝说得对,他孙翔遇到周泽楷是一辈子最大的运气。

他们吃饭期间有一对年轻情侣进来,女孩子手上拎着的手提袋上印着荣耀的logo,似乎是荣耀官方新出的周边。

听着这对年轻人谈论最近的比赛和他们喜欢的电竞选手,两人目光相对,会心一笑。现在他们很少玩游戏了,当然还是爱这款游戏的,那是他们年轻时为之拼尽全力的东西,到了中年,更觉得游戏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只是更多的时间投入到现在的事业和彼此身上,便没多少精力了。

“孙翔时代的一叶之秋手办,终于收到啦。”女孩子谈得兴起,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塑料盒,隔着包装打量里面的一叶之秋,“他退役时我才十五岁,没钱买他最后一代手办,十年后终于收到了,虽然是二手的,还花了我半个月的工资,不过值的。你知道吗?那位选手退役时我可难过了,哭了很久。”

男朋友取笑她:“可是没有不退役的选手。手办你再收下去,家里展架都放不下了。”

女孩子吐吐舌头:“哪有?再收个一枪穿云就不收了,双一组合不收齐总是缺憾嘛,没有一枪穿云一叶之秋会寂寞的。”

“你们女生就是喜欢脑补这些,也许周泽楷退役后孙翔会觉得寂寞,可账号卡有什么感情啊?”

“会寂寞的,你不懂啦。”

他们并没注意到后面那桌坐着的就是孙翔周泽楷,就算注意到,也未必认得出来,一个退役十年,一个十三年,真的太久远了,面目在年轻一代的粉丝脑海里已经模糊。

“走吧。”经过他们身边时,孙翔深深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手办。一叶之秋,很开心这么多年之后,还有人这么喜欢你。

 

“今天真是巧,遇到了两个粉。没想到有人能喜欢这么久,我以为年轻人的爱都难以持久,尤其在我已经退役这么久以后,没想到会有长情粉。”到家后孙翔趟在沙发上,摇晃着周泽楷的手。

“我不也喜欢你这么久?”周泽楷点了下他鼻尖。

孙翔算了下,感慨道:“是啊,十七年了,几乎是我生命的一半,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了。亲爱的周先生,真是谢谢你啦。”

“客气。”周泽楷在他额头亲了亲,“睡会,我去工作。”

孙翔点点头,周泽楷进了工作室,孙翔休息了会坐起来,环视客厅,他们家里放着很多照片,大多数是他的单人照,合照不多,因为只要他们在一起,周泽楷的镜头总是对着他,仿佛他的一点一滴都要记录下来。

一年四季,一月一日,岁月便凝固在了照片里。

孙翔拿起电视柜上两人当年参加国际赛夺冠时的合照,轻柔地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相貌是变了点,只有喜欢你的心没有变过。

周泽楷选手退役后,孙翔选手确实是寂寞的,好在周泽楷从未从孙翔的生活中退出。

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在彼此的生命中退出。

岁月静好,我们一起度过这似水流年,见证这时代的变迁。

 

 

—End—


评论(21)
热度(477)

© 芝芝1202 | Powered by LOFTER